社论:坚持世俗的立国原则

社论

2015年11月17日

巴黎恐怖袭击表明,由美国及西欧国家所主导的全球“反恐战争”,已经升级为带有浓厚宗教意味的世界性平乱活动。叛乱的主角是由极端穆斯林所组成的伊斯兰国组织,其目的是实现政教合一的世间统治。叛乱的对象则是非伊斯兰世界,特别是被视为不信上苍、道德堕落,信仰物质主义的西方社会,以及处于全球化经济体系、广义上属于“西方”的任何国家。

伊国组织不仅残暴手段比卡伊达等恐怖组织有过之而无不及,其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攻城略地,形成拥有土地和人民的实质国家形态,并自称哈里发(先知的代理人),号召全球穆斯林效忠,在性质上已经超越了其他伊斯兰恐怖组织。不同于卡伊达仅试图把西方国家的军队赶出中东穆斯林世界,伊国组织的野心是要在全球落实《可兰经》统治。

作为西方世界防备最严密的大都市之一,巴黎遭遇恐袭,是伊国组织展示自己有能力投放武力,在敌人的大后方制造杀戮和破坏。情报也显示,伊国组织计划在东南亚建立行省,并刺杀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等国的政要。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恐怖袭击,而是企图夺权的造反活动。巴黎恐袭也提醒我们,这场全球性的平乱活动非但会是一场长期的斗争,包括新加坡在内的全球大城市,都可能沦为下一个战场。

出席二十国峰会的李显龙总理就说:“这是一场属于我们大家的战役,我们必须愿意担起责任,与各国团结一心,共同对抗恐怖分子。我们不能逃避,更不能在这个问题上保持沉默,并期许这些祸害会自行远离我们。”他早前在接受《澳洲人报》专访时也表示,恐怖主义之所以挥之不去,是因为它与宗教教义的扭曲不无关联。

西方舆论在巴黎恐袭后,再度掀起全球恐怖主义同伊斯兰关系的激烈争论。针对西方政府一再否认恐袭同伊斯兰有关,反对意见认为,要真正解决问题,首先不能讳疾忌医。伊国组织或许不能完全代表所有的穆斯林,但其暴行所依据的理论,至少离不开伊斯兰基本教义,尽管其中不无扭曲的成分。对于成员包括穆斯林在内的多元社会如新加坡而言,这场辩论的针对性意义无疑是不容回避的。

诚然,伊国组织并不代表所有的穆斯林(其暴行的受害者其实以穆斯林居多),可是由于其利用扭曲教义所造成的蛊惑性,却对伊斯兰社群造成一定的影响,特别是建立政教合一的哈里发国的理想,对广大穆斯林世界具有不小的号召力。这也部分解释了为何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乃至新加坡的一些穆斯林,愿意冒险违法偷渡去中东加入伊国组织。

对抗宗教恐怖主义的长期战役,因此必须在多条战线同时进行。新加坡的伊斯兰社群除了必须加强宣教,用正信对抗伊国组织的迷信,也应当和其他族群增进沟通,建立互信,以免在出现突发事件时产生恐慌和猜忌。更为关键的是,国人必须与政府一道,坚持建国以来的世俗主义原则。这个原则确保所有的宗教信仰都能够有自己的空间,防止任何宗教压迫现象的发生。作为共同秉持的价值,世俗主义也能保障社会的和谐与团结,有效地应对类似伊国组织意识形态的挑战。

这种共同的价值观的力量,最新体现在城市丰收教会的判决上。尽管涉案的教会负责人从教义上宣称自己的清白,但大众舆论还是相信司法判决的公正性。对包括司法标准在内的世俗价值的遵从,才是避免社会被不同信仰价值撕裂,保障全体国人基本权利和自由的基础。在当前越来越混乱的世界,这也会是我们不致于迷航的指南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