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和平解决叙利亚冲突困难重重

社论

2016年3月1日

经过数月的外交博弈,由美国和俄罗斯共同斡旋、在交战各方之间达成的停火协议终于在上个星期六(2月27日)生效,这是叙利亚2011年内战爆发以来的第一个停火协议,具有重大意义,生效后仍有个别暴力事件发生,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但因临时停火协议是利益攸关方边斗争边妥协下的产物,各方一开始就对其成效存疑。

联合国叙利亚问题特使德米斯图拉说,他毫不怀疑有人试图阻挠有关进程,他宣布如果停火协议“大体上持续”,且有更多人道救援物资送抵被战火围困的平民手中,叙利亚政府与反抗军将于3月7日重启和平会谈,谈判将持续三周。德米斯图拉日前在日内瓦通过电话视像方式对联合国安理会说,叙利亚的和平谈判“是一个复杂、痛苦的进程”,这并非如美国国务卿克里所说,叙利亚通往和平之路“实际上就在我们眼前”。

历时五年的叙利亚内战,已造成超过27万人丧生,1100万人流离失所,其中400万逃离战火成为欧洲难民,这是近代历史上没有前例的一个国家悲剧。停火协议实施数天来,叙利亚大多数城市的居民多年来首次没有听到枪炮声,但此次停火须能够持续下去,才能为3月7日重启和平谈判铺平道路。

反抗阵营的97个派系同意遵守暂时停火,但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与叙利亚的卡伊达组织分支努斯拉阵线(Al-Nusra Front)并不包括在这项停火协议内,此外,反对派系仅同意停火两周,之后停火状态会不会维持还有待观察,美国和俄罗斯在叙利亚也有各自的政治盘算,落实停火协议困难不少,短暂的停火不可能是结束叙利亚混乱的开始。

在停火协议生效后24小时内,已有九起违反停火事件,在接下来两周,各种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停火一天后数个城镇再受空袭,各方互相指控他方违约,显示同意遵守停火协议的各叛军派别,不一定会继续履行停火的承诺;不接受停火协议的伊斯兰国和努斯拉阵线,则已表示将继续对政府军发动猛攻;叙利亚政府及其盟友,也有可能乘机利用停火协议继续以反恐名义打击反对派武装。

叙利亚政治矛盾错综复杂,内战拖延过久,社会已严重割裂,各派极端势力纷纷进入抢争利益和地盘,阿萨德家族长达46年的独裁政府统治,被认为是叙利亚内战的根本原因之一,内部派系林立难以整合,外有区域和域外大国地缘政治利益在此角力,注定了叙利亚困境的无解。而在2000年继其父哈菲兹·阿萨德担任总统的巴沙尔·阿萨德的去留,继续是无从打开的死结。

目前中东地区陷入一片混乱,源自于严重的宗派和利益冲突,作为阿萨德盟友的什叶派伊朗和黎巴嫩的真主党要打击盘踞伊拉克和叙利亚广大地区的逊尼派支持的伊斯兰国,多年来和俄罗斯向叙利亚输送大量人员和武器,近期俄罗斯战机对叙利亚展开一波又一波的空中打击,将反对派统统列为极端势力誓言彻底根除;美国和北约担心俄罗斯趁机打击反对派武装,在而背后给予支持;当地库尔德人则利用混战局面,想杀出独立建国之路。各方拼死缠斗,致使持续了五年的内战看不到终结之日,主要交战方政府军和叛军的兵力多年来已下降一半, 靠外部势力补充,也使得叙利亚变成培育恐怖分子的温床。根据美国跨党派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CNSA)的最新数据,目前约有来自100个国家的3.5万人投身叙利亚内战中,反映出叙利亚寻求和平之路的过程十分艰巨,一日无法政治解决叙利亚危机,近25年来全球的最大难民危机也就解决无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