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从不同角度看妇女宪章的现代意义

社论

2016年3月4日

国会日前三读通过妇女宪章(修正)法案,首次允许因残障或患病丧失谋生能力、没有保险或资产方面收入的男方向女方申请赡养费,而他们必须是在婚前或婚姻仍有效时就已经失去谋生能力。这是有关法令配合时代进步而谨慎跨出的一步。

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去年底曾为了此次妇女宪章的修订,进行过公共咨询,确保宪章的修改能够反映社会发展的情况。日前在国会中参与这次修正案辩论的议员多达10人,显见这个课题存有许多可争议之处。每一次的妇女宪章的修订都具有一定的敏感性,因为它对社会的影响是长远的。

在这次的辩论中,议员所发表的看法都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如议员李美花、谢健平和黄国光建议考虑“家庭主夫”的利益,允许夫妻同意下选择留在家照顾家庭的丈夫在婚姻破裂时享有追讨赡养费的权利。议员陈佩玲关注宪章修正后将加重离婚妇女的经济负担,尤其当这些妇女很多时候都负起养育孩子的责任。她也建议让未婚母亲向不负责任的男方索取赡养费,尤其考虑到女方和孩子所陷入的困境是因男方的不负责行为所造成的。

人们可以从不同角度看待妇女宪章的现代意义,妇女宪章已不再只是牵涉到妇女权益的问题,因此,传统上单从妇女角度来谈宪章已不合时宜。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陈川仁指出,尽管本地社会的态度趋向更支持男女平等,但宪章的调整不宜操之过急。这是政府在这个课题上一贯的审慎立场,所以,妇女宪章也不会改名为家庭宪章。操之过急的改变和调整,可能引起不同立场者的担忧。

我国社会一直都在改变中,人们对婚姻和家庭的观念也不会一成不变。过分强调所谓的“男女平等”,倡导男性在离婚中所应得到的“权益”,也许会让更多女性视婚姻为畏途。今日社会有越来越多事业成功的女性,工作稳定,收入优渥,她们当中不少人选择单身,有者甚至愿意当单身母亲,要鼓励这类女性结婚,甚至“下嫁”给收入较低的男性,则妇女宪章对这一群女性的保护跟其他处于弱势的女性的作用是一样的。若妇女宪章的修改倾向于削弱事业女性的离婚权益,则婚姻在她们心目中的吸引力和重要性就会降低。

离婚率持续上升几乎是每个现代化社会必然出现的风气,离婚案例中的子女利益是必须优先考虑的重点。妇女宪章(修正)法案允许法庭酌情在夫妻未完成育儿辅导计划前,办理离婚程序,是为了避免在某些情况下,离婚案的拖延,损及子女的正常成长。但这不能向社会传达错误信息,以为在新加坡办理离婚已越来越容易,而无意中助长动辄离婚的风气。

婚姻原本是对女性的保障,妇女宪章的基本精神还是应该受到维护。这回妇女宪章的修订不会是最后一次,我们可以肯定的是,未来的任何修订都必须配合社会环境,但也必须照顾到我们维护家庭结构的基本原则,所以,未来任何修订仍必须从长计议,从不同的角度来思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