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新司法程序具重大意义

社论

2016年3月7日

大法官梅达顺上周五在国家法院工作方针研讨会上宣布,国家法院将在第二季推出新的司法程序,那些犯下轻微罪行者在判刑前可先寻求或由法庭下令接受辅导或治疗,而法庭将观察被告在辅导治疗期间的表现和进展,最长可达六个月,才作出判决。梅达顺说,希望新的判刑程序能解决一些罪犯行为背后隐藏的根本问题。

这项司法程序的改变是一项创举,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因为法庭依据事实与证据惩治罪犯,目的不只是要罪犯受足够的惩罚,还要帮助他们解决根本的问题,避免出狱后重回作奸犯科的老路。我们目前有“黄丝带行动”、“中途之家”、“家庭资源中心”等途径协助释囚重返社会;但对犯下轻微罪行者应有另一套做法,新司法程序要在判刑前就给予被告一个改过自新机会,这更加具有“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意义。

根据新的司法程序,法庭在被告认罪后不会即席下判,而是下令被告先接受长达半年的治疗、辅导、服用药物,或是自愿参与改造计划。先辅导治疗再下判,不急着施予罚款或把他们送入监牢,罪轻者愿意去面对和解决问题,获得一个改过自新、重返社会的机会,也就更有可能摆脱重犯的恶性循环。

这些轻微罪行包括偷窃、扰乱公共秩序或刑事恐吓等,被告可能受到如酗酒成瘾、精神、家庭问题的困扰,初犯者可能一时冲动一时糊涂,重犯者则可能无法控制自己行为,单靠监禁刑罚未必能有效遏止他们重蹈覆辙,法庭今后要从犯罪者所面对的心理和生理因素着手,法庭从轻发落,具有警惕犯罪者并希望他们改过的作用。

国家法院的文告说,一些罪行如偷窃,可能同罪犯的心理因素和行为恶习有关,从根本解决问题,对症下药,让罪犯接受治疗辅导,或者自愿接受居家或由志愿福利机构提供的治疗辅导改造计划,而法官在下判时将参考罪犯的表现,行为良好有可能会被有条件释放。虽然新司法程序的执行细节还有待公布,不过,还必须有社会资源来参与改造工作才能实现目标。

一些被告因成瘾问题或是酗酒后犯下偷窃、伤人等轻微罪行,若根本问题没有获得解决,他们会陷入一再重犯的恶性漩涡中,一般监刑无助于他们挣脱窘境,这些轻微罪行者也会消耗监狱部门大量的人力资源,而且一旦下判,会断绝他们改过自新的决心,可能导致他们走上人生的不归路。

梅达顺认为,若不对症下药,犯罪问题只会持续下去,犯罪者不断重犯然后一再被控上庭。对于这些陷入泥沼的人而言,判他们入狱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但从现实的角度来看,解绳需要系绳人,被告须清楚自身情况,并愿意改过,才能解开犯罪行为背后隐藏着根本问题的绳结。

在法庭下判前先得到改过自新的机会,犯罪者不能视此为是有脱罪的机会,而存侥幸心理,以各种理由为自己的行为辩护,因为新判刑程序附带条件,一是只适用于较轻微的罪行,二是法官裁定刑罚时会考虑被告的情况是否有所改善,最终可能判有条件释放,但12个月内不得再犯。如果按照新的判案程序下判,犯罪者仍没有悔意或无法达到辅导治疗的效果,他们应该受惩而无怨,因为机会已经给了他们。

判前程序把社会援助的工作大大提前,帮助轻罪犯人摆脱困境,根除导致犯罪行为的个人问题,这个具创意的做法必须得到罪犯的家人、雇主和机构组织的支持和监督,帮助罪犯提高自我控制能力,使其不能、不敢、不愿犯罪,以达到预防重新犯罪的目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