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玛丽亚药检不过关的背后

社论

2016年3月10日

俄罗斯网球女明星玛丽亚·莎拉波娃因在今年的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没能通过药检,非但职业前景或面对变数,个人也将遭受巨大的财务损失。顶尖运动员使用禁药来提高夺冠机会,似乎已经成为国际体坛的顽疾。虽然各种国际大赛事均对禁药有严格规定,可是类似的丑闻却屡见不鲜。体育精神原本重视选手个人的付出,以及对比赛规则的尊重,通过公平竞争彰显胜利的荣誉;禁药问题的泛滥,反映了体育界乃至当今世界深刻的价值危机。

拥有五项世界网球赛冠军荣衔的玛丽亚,同时也身价不菲。根据《福布斯》杂志的数据,她在去年就赚取了4090万元,且大部分收入来自赞助合约。在玛丽亚承认药检不过关后,多家国际知名品牌如美国体育用品商耐吉、瑞士手表商泰格豪雅、德国汽车制造商保时捷等,均宣布取消与她的合作。国际体育赛事冠军运动员成为社会名人,进而为世界大品牌代言,反映的是市场化对体育精神的扭曲,运动员使用禁药仅是表面的副作用。

对于28岁的玛丽亚暗示自己并非故意使用禁药,而是没有及时停止她自2006年就开始服用含有米屈肼(Meldonium)成分的心脏药物,世界反禁药组织(WADA)首任主席庞德形容是“难以名状的鲁莽”。庞德指出,玛丽亚有专属的医疗团队,反禁药组织也提前三个月发出禁令通知。他说,任何能增加血液供氧能力的药品成分,自然会成为禁止对象。

国际网球总会在给予玛丽亚处分的时候,是否会把她的辩护理由考虑在内,目前还不清楚。但从一个原则性的角度来看,运动员服用足以强化他们赛场表现的药物,就是违背了竞争比赛的公平原则。而禁药现象如此频发,背后原因值得深思。

体育竞赛日益专业化,运动员职业化是世界趋势。赛事已经不单纯是体力和技术的比拼,更是吸引上亿观众,涉及庞大利益链条的产业,包括赛事的全球广播收益、赞助商的广告费等等。据业内人士估计,当今的全球体育产业总值介于6800亿元至8800亿元之间。这意味着许多体育相关活动都难免沾有铜臭味,例如玛丽亚所参加的今年度澳网公开赛,冠军奖金就高达377万元。这还不包括得奖后随之而来更为丰厚的代言广告费收入。运动员本身也因此明码标价,只要看看欧洲足球会买卖大牌球星动辄千万元的费用,就能理解金钱对体育赛事和运动员的影响。

运动员特别是明星级球员,身份也同样发生变化。他们不只是选手,更是媒体追捧的社会名流,以及许多球迷的人生偶像。镁光灯下的英雄不允许失败,而且荣光只能冠军独享,再加上运动员的职业生涯有限,凡此种种,都加重了他们比赛不能输的巨大心理压力。天分和平日的努力训练,已经不是成绩的唯一保证,用药物提高夺冠机会,就成为难以抗拒的诱惑。这也不纯粹是运动员个人的选择,利益链条上的所有成员都有同样的动机。前环法脚踏车赛“七冠王”兰斯·阿姆斯特朗的禁药丑闻就显示,这绝非个人能独力完成的事情。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在这个消费主义盛行的物质时代,确实很难避免任何价值被金钱所玷污。体育赛事是文明社会还少有的尊重荣誉的活动,利用金钱来奖励运动员的优异表现,尽管有其正面作用,一旦走到极端,势必将颠覆其原来的意义。反禁药只能在治标上着眼,但是病源却是盘根错节的庞大利益链条,以及现代社会越来越市侩,视精神价值为无物的世界观。只要“市场”仍然只关心胜负,成王败寇的逻辑还将继续鼓励各种铤而走险的行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