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大规模学校合并引起的忧虑

社论

2016年3月11日

从明年开始,本地22所中学在两年时间内,以“配对”方式分批合并成11所中学。教育部几天前宣布这项过去五年来规模最大的学校合并计划,引起了社会人士的广泛关注。

学校合并的主要原因是中一新生的人数逐年减少,导致一些中学获分配的学生相对较少,造成学额过剩,今年就有七所中学因新生不足而无法开办中一班。

教育部在解释时说:“收生少的学校在提供多元学习项目和课外活动方面,面对一定挑战,合并能给学生提供更良好和完善的学习体验。”学校合并免不了将导致其中一所学校的名字走入历史,若采用新的校名,则是原有的两所都被新校取代,对教职员、家长、校友和在籍学生而言,这就没有所谓的“合并”了。如有81年历史的侨南小学和有64年历史的励福(Griffiths Primary)小学去年合并,改名树仁小学(Angsana Primary);在2007年,锦茂中学和锦泰中学(Jin Tai Secondary)合并时,也改名锦林中学(Clementi Woods Secondary)。这两所采用新校名的学校就是新的学校,对它们的学生而言,“前身”的历史已经随着“合并”而消失,新校的历史就从改名的第一天掀开新的一页。前车可鉴,大规模的学校合并消息因此在民间引起不小的疑虑。

明后年合并的22所中学中,好几所是创校历史至少50年的学校,它们见证了建国初期的一段草创过程,经历过不少的时代风雨。遗憾的是,在国家繁荣安定的时刻,它们却要卸下历史任务。它们多年来培养出来的校友,因之而失落伤感是可以理解的反应。

校友对学校的情感,是一种族群和社区的认同感。大多数的学校都是位于组屋区内,它们跟周遭的居民建立起一定的亲密关系。不少新加坡人对其小学或是中学的感情,其实也是对他们成长的环境的感情。

一些学校因收生不足而必须配对合并,是不得已的事,但是教育部能做的,是避免传达一个错误的信息,让人以为学校的历史、校友感情并不受到重视。

不少受影响的学校校友关注合并后学校的命名,也希望合并后保有他们母校的文化遗产和特点,这有其合理性。教职员和其他资源的重新分配,教育部自会有妥当的安排。但是,如何尽量减少学校合并所付出的社会资源代价,也是不可忽略的。

学校在过去所经营的人脉关系网,因校名的走入历史,而前功尽弃是非常可惜的。原来的校董可能放弃对合并后的新校的支持,过去的校友热情无以维系,校友会将成为一群老同学的联谊组织,而对新校缺乏感情寄托,这跟我国一向强调校友对母校的回馈精神有所矛盾。

一个叫人无可奈何的现象是,多数学校都很难在原来的校址长久存在,有些学校甚至一搬再搬,因此,校友要维持对母校的感情和历史记忆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次受影响的学校,如实乞纳中学在2005年庆祝50周年庆时在白沙的校舍埋下一个“时间囊”,准备75周年庆打开,如今,这个“时间囊”却等不到“出土”的日子。

合并的事既是不可挽回,教育部可做的,是设法跟有关学校的校友、学生家长做更好的沟通,保留学校多年建立起来的关系网。另外,除了通过学校合并来解决收生不足的问题之外,是否还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也是值得当局思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