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迈向无烟国的目标

社论

2016年3月16日

新加坡在抗烟方面,不遗余力。政府早已将禁烟区从公共场所扩大至办公室,并禁止零售商售卖烟草产品给18岁以下的少年。此外,新加坡也与许多国家一样,规定烟草公司必须在香烟包装外,印上警示图片和文字。前天,国会通过了烟草(广告与销售控制)修正法案,从明年开始,禁止零售商公开展示烟草产品,以减低公众买烟的冲动。此外,法令也禁止商家通过互联网刊登或促销烟草产品。

接下来,政府在抗烟方面,相信还会有更多的动作。去年底,保健促进局与卫生部及卫生科学局展开12周的公共咨询,透露了政府可能推行的四项烟草管制新措施。一是将购买香烟及吸烟的最低法定年龄,从目前的18岁提高至21岁;二是统一烟草产品的包装,去除所有商标品牌;三是在烟草包装上,提高健康警语和图像所占面积的比率;四是禁售带有水果、糖果或薄荷等不同口味或气味的烟草产品。公共咨询将在本月29日截止。

除了立法抗烟之外,政府在公众教育及协助烟客戒烟方面,也做出了不少努力。保健促进局在2011年推出了戒烟运动,并与社区组织合作设立“戒烟接触点”,为烟客提供免费的专业戒烟辅导。目前,这个接触点超过280个,并将在2020年增加至600个。此外,公众教育的开展,也让大多数国人了解到抽烟及二手烟对健康带来的危害。

尽管如此,本地的抗烟工作还是面对不小的挑战。

调查显示,我国的吸烟率(烟客占成年人口的比率)在1992年时是18.3%,到2004年降到12.6%,但在2010年时却回升到14.3%。在2011年,保健促进局订下目标,要在2020年将吸烟率降低至10%,但它在2014年将这个目标调整为12%。在最近的一次调查中,新加坡2013年的吸烟率是13.3%。

吸烟率从低谷回升,主要原因是年龄介于18岁至29岁的年轻烟客显著增加,为烟客群体注入生力军。因此,要控制吸烟率,除了鼓励及协助烟客戒烟之外,更应该预防及劝阻年轻的一代成为烟民。政府最近展开公开咨询,要将烟客的最低法定年龄从目前的18岁提高至21岁,便是朝这个方向迈进。

在抗烟方面,新加坡采取循序渐进及多管齐下的方式,兼顾烟客及非吸烟者的利益。到目前为止,我们在烟草管制措施方面,基本上是追随者。然而,国人普遍上对抽烟及二手烟带来的健康危害,已经耳熟能详。非吸烟者对不吸二手烟的权利意识,也逐渐提高。在目前的社会氛围下,我们有条件走在其他国家的前头,逐步打造一个无烟的国度。

其实,在2011年,新加坡国立大学两所医学院的师生便共同开展“朝向无烟新加坡”运动,建议禁卖烟草给2000年及以后出生的年轻国人。这项运动的发起人孔庆能医生认为,规定烟客的最低法定年龄使一些年轻人将吸烟视为成人的标志,过了年龄限制反而容易染上烟瘾。他认为,通过培养“无烟新一代”,切断烟客群体生力军的来源,便能达到无烟国的目标。

美国一名公共卫生专家在《纽约时报》撰文形容“无烟新一代”的概念,是“改变游戏规则”的新思维。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州也正通过个别议员法案,探讨这项政策。我国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前天在国会表示,由于实行禁令有困难,政府暂时不推行“无烟新一代”,但会关注塔斯马尼亚在这一方面的发展。

当然,无烟国的目标不能一蹴而就。但随着保健意识的提高,“无烟新一代”的概念,或许能逐渐为更多人所接受。许多年纪较大的烟客即使无法戒烟,他们大多也希望自己的下一代不会染上烟瘾。因此,我们乐观期待无烟国目标的实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