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普京的如意算盘

社论

2016年3月17日

正当由联合国主催的叙利亚和谈,14日在瑞士的日内瓦召开之际,俄罗斯总统普京同一天突然宣布,即日起开始撤出派驻在叙利亚的主力部队,让外界大感意外。莫斯科在半年前出其不意的军事介入,让四面楚歌的叙利亚阿萨德政权起死回生,也让杀戮了五年,至今导致27万叙利亚人民死亡,上百万人沦为逃离到欧洲的难民的血腥内战,看似更难以收场。普京的新举动,可能将影响和谈的方向,同时表明俄国仍然是左右叙利亚局势的关键力量。

日内瓦和谈是在交战各方一个月前同意停火后召开,根据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第2254号决议案,和谈主要讨论如何组织一个更具包容性的新政府、制定新的宪法以及后续的总统选举。可是和谈的主要障碍,还是阿萨德的去留问题。反对派要求统治了叙利亚长达45年的阿萨德家族下台,但不被阿萨德政府所接受。双方甚至无法直接面谈,而是由联合国特使居中斡旋。普京在这个敏感时刻突然撤军,多少挫了目前在军事上取得优势的阿萨德的锐气,迫使他必须更认真对待谈判。

表面上这好像在迁就西方利益,毕竟推翻阿萨德政权,是欧美支持叙利亚叛军的主要政治动机。但是,从俄国的中东战略审视,普京的决策或许反映了更复杂的政治计算。莫斯科半年前的派军行动,已经达到了既定的战略目的。首先它保护了阿萨德政权,进而保护了俄国在中东仅存的战略立足点。其次是它让西方国家在中东陷入战略被动。当华盛顿还在对如何推翻阿萨德举棋不定之际,俄国的军事干预否决了美国的军事行动,因为西方并没有在中东同俄国直接对抗的意愿。

此外,军事干预叙利亚内战让莫斯科一石多鸟:报复西方世界因克里米亚半岛危机,在国际上孤立俄国;挫败西方在叙利亚的战略目标,并暴露自阿拉伯之春以后西方一系列眼高手低的失误;重新确立俄国的大国地位,自军事介入内战以来,美国总统奥巴马已经被迫必须直接与普京通电话,协商解决问题。同时,俄国借叙利亚军事行动展示军事实力,一方面以打击伊国组织为名取得正当性,另一方面拖延内战,继续让不断涌入欧洲的叙利亚难民,给此前在乌克兰及克里米亚问题上同它作对的欧盟制造国内政治压力。

俄国的撤军,在时机点上恐怕也有战术性的考虑。尽管大马士革一再强调与俄国在撤军行动上有所协调,但这个效果上明显不利于阿萨德政府的动作,应该是普京的施压行动。有分析指出,由于在战场上得利,阿萨德对和谈并不热衷,也不尽然尊重莫斯科的意愿。但是,叙利亚对俄国的战略用处还是存在,因此普京在撤军时还留了一手,在调走以空军战斗轰炸机为主的主力部队时,却在叙利亚空军基地保留了最先进的防空导弹系统、在塔尔图斯军港继续驻军,以及维持在政府军的军事顾问。这意味着俄国军事干预行动随时可以卷土重来。

同美国2003年入侵伊拉克,结果泥足深陷至2011年相比,俄国为期半年的军事干预,保障其军事和外交的灵活性。本次撤军,使得叙利亚和谈有了更大的空间,间接让深受难民潮压力的欧盟国家有所期待,可是却并没有拱手让出俄国的主动权。只要莫斯科继续支持阿萨德,作为和平条件之一的阿萨德下台根本无法实现,内战势必延续,难民问题依旧无解,而俄国则能够不断扮演核心角色。经此一役,西方世界试图孤立俄国,使其在国际上边缘化的努力基本落空;其通过阿拉伯之春要在中东推动民主化的策略,也被莫斯科的举措宣判为失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