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安全课题增添新的不利因素

社论

2016年3月18日

过去八个月来,有四名国人在内部安全法令下遭逮捕,其中两人受限制令约束,另两人遭拘留。这次的逮捕行动有令人意想不到之处,跟以往涉及恐怖主义活动的案例有一些本质上的不同,揭示了新的问题,也提高了我们的警惕。

受逮捕的四人中,最受人关注的是非回教徒的23岁华族青年王源东一,他原籍中国,自小在新加坡受教育,也服过兵役,成为了公民,他因有意图前往叙利亚参加反伊斯兰国武装的斗争,以支援受迫害的库尔德族人而受限制令的约束。

表面上看来,他的动机是出自一种对弱者库尔德族的同情,不涉及宗教信仰和意识形态,跟受伊斯兰国恐怖组织(ISIS)的感召而前往中东参与战事的其他案例有根本的不同,但他参与外国武装冲突“可能危害新加坡的国家利益,包括双边关系”。内政部对这种参与外国武装冲突行动的评估,给人的理解是,即使不带有恐怖主义的性质,也可能导致严重的后果,不是新加坡所能容忍的。

另三个受逮捕的马来回教徒则是在不同时期在也门修读宗教课程期间,“充当配枪哨兵,卷入当地的武装纠纷”,他们的任务是防止反政府的什叶派胡塞武装组织的入侵。他们的行动带有宗教色彩,介入了不同的回教派系之间的斗争。

从区域安全形势来看,从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到菲律宾南部,宣誓效忠中东恐怖组织伊斯兰国的当地武装回教势力有逐渐坐大的迹象,本区域回教徒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他们争取支援的对象,甚至要通过他们在本区域发动恐怖袭击,ISIS也已公然宣称要在本区域建立“哈里发王国”。我国一小部分受到恐怖组织的网上宣传而自我激进化的回教徒企图到中东参与实际军事行动,本来就构成我国安全的一大隐患,现在甚至连非回教徒也企图参与不同回教派系之间的武装冲突,为我国安全增添了新的不安因素,我国也因此必须扩大反恐防线,更加全面地审视各种潜在危机。

内政部的文告说,政府将严厉看待任何支持、鼓吹、参与和准备参与武装暴力的人。“无论他们在意识形态上如何合理化这些行为,武装暴力行动的地理位置也不是考虑因素”,这表示,中东以外的冲突地带,包括本地区的武装冲突,任何阵营都可能竞相向新加坡的回教社群招兵买马,有些走向极端的回教徒也可能到菲律宾南部或是印尼、马来西亚参与当地的反政府的暴力行动。

非回教徒的华族青年受到网上影响,企图冒险远去陌生的地区支援冲突一方也许是孤立案例,但我们也不可以掉以轻心。

最新的逮捕行动显示,自我激进化的因素已不单是跟宗教信仰有关,个人或是家庭的因素也可能使一些愤世嫉俗的人的心态进一步偏激化,而这原本就是社会问题的根源之一,所不同的是,走向极端者可以在网络世界里找到“志同道合”者,以致互相影响。王源东一的特殊案例提醒了我们,在网络时代,今天的年轻一代的心理健康值得父母和社群的密切关注,这已超越反恐的思考范围,使维护国家安全当局面对更大的挑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