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奥巴马离任前的历史之旅

社论

2016年3月22日

美国总统奥巴马昨天抵达古巴首都哈瓦那,开始了三天的访问行程。美国总统上一次访问古巴是在1928年,这也是两国在1959年卡斯特罗革命胜利后断交,于去年恢复邦交后的首个总统访问。奥巴马此行象征了上世纪冷战结束后,对全球仅存不多的历史残留的收拾整理,同时更反映了美国国内最新的政治现实,以及受此影响的外交走向。

尽管由共和党所控制的国会众议院,仍然反对白宫对解除古巴禁运的要求,但是导致禁运的内外部条件早已经荡然无存,使得继续这么做非但越来越缺乏正当性,实际上也不利于美国外交,甚至伤害华盛顿在中南美洲的形象。这也是为何奥巴马形容对古巴的禁运是“错误”的政策;他在离任前主动落实对哈瓦那的历史性访问,不无要改变华盛顿在西半球予人以倚强凌弱的霸权形象。

除了携带家人,伴随奥巴马访问的还有约20名国会两党的参众议员、数百人的庞大商业代表团,以及一支佛罗里达州棒球队,他们将与古巴国家队打一场友谊赛。自2015年8月彼此重开大使馆后,美国已经与古巴达成一些商业协定、恢复航班服务,并增加了在执法、环保等方面的合作。美国企业界自然也不愿错过潜在的商机。这些经贸上的利益,加上美国国内民意的改变,或许将对国会的禁运立场形成一定的舆论压力。

当年逃离卡斯特罗革命到佛罗里达州定居的古巴移民,在经历了一两代人之后,已经对哈瓦那政权没有多少政治仇恨。反之,很多在美国长大的年轻古巴人,更希望看到家乡的发展。他们因而支持美国与古巴恢复正常关系,同时反对继续对古巴的禁运政策。参选共和党总统党内初选的参议员鲁比奥是古巴裔。他坚持反卡斯特罗政权的立场,反对改变目前对古巴的政策,日前在家乡佛罗里达州的初选中,遭古巴社群唾弃而惨败,被迫宣布退出竞争。

华盛顿之所以视近在咫尺的古巴为心腹大患,主要是因为在当年的美苏全球竞赛中,属于社会主义阵营的古巴一度是苏联威胁美国安全的据点。几乎引爆第三次世界大战、于1962年爆发的古巴导弹危机,正是因为苏联试图在古巴部署足以打击华盛顿的核武导弹。虽然古巴的地理位置并没有改变,但是地缘政治环境已经沧海桑田。因此,美国对古巴的禁运,反而让华盛顿显得还没有走出历史悲情,也妨碍了美国在中南美洲赢得真正的认同。

冷战的结束固然缓解了意识形态的对立,哈瓦那恐怕还是担心美国的战略意图。奥巴马此行安排了在美国大使馆接见被当局拘留的异议分子配偶所组成的人权团体,显示其人权外交依然会造成两国关系紧张。同时,在禁运之外,美国继续保留在古巴的关塔那摩湾海军基地,继续从迈阿密对古巴进行全天候的电视与电台新闻广播,继续优待逃离古巴来美国的难民,继续要求哈瓦那开放政治民主竞争等,都是让两国关系无法更进一步的因素。

古巴在美国常年的禁运之下,社会经济发展裹足不前,表明了国际贸易的重要性。但是,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的总统党内初选,却出现了一股强大的反贸易力量。共和党领军候选人特朗普公开谴责自由贸易消灭了美国中产阶级,民主党的桑德斯也指责自由贸易只让大企业得好处,一般民众却因此失业。他的反贸易强硬立场甚至逼迫对手希拉莉改弦易辙,主张检讨美国的自由贸易政策。虽然这股力量主要针对中国和墨西哥,但会否影响今后美国与古巴的关系,可能也是不容漠视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