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高温天气凸显水源安全课题

社论

2016年3月23日

今年的世界水日在昨天悄悄逝去,许多人或许并未察觉。其实,我们的水日活动早在本月5日就开始了。为了凸显水的重要性,政府在三年前决定把一天的世界水日扩大为一整个月的活动,用一整个月的时间来提醒人们水资源的宝贵,人人都必须惜水省水。

今年,公用事业局与众多伙伴机构合作,在这个月连续举办了240项大小活动,通过各种渠道提醒公众珍惜水资源。就在这些活动相继举行之际,赤道一带出现了罕见的酷热天气。邻国马来西亚的一些州属白天气温竟飙升至摄氏40度,北马的学校因此被迫停课。宣导努力加上自然界的警示,是否已让每个新加坡人都深切了解到惜水和省水的重要性?看来未必。

许多驾车人士排队在设有洗车服务的油站洗车,这是需要大量用水的服务。许多人拉起水管浇花,用的是可以直接饮用的自来水。市镇会的清洁工人时不时用强力水泵清洗组屋区的走道和地板。浪费用水的现象至今还是挺普遍的。习惯扭开水喉自来水便源源而至、从未有制水经历的一代人,也许很难体会省水惜水的真义。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杰出访问教授毕斯瓦(Asit K. Biswas)两年前就曾指出,我国水费自2000年起就未曾调整,但家庭平均月入却在同个时期增加近80%,让国人普遍产生“水资源很便宜”的看法,这无利于省水工作,家庭成员浪费用水的习惯尤其值得关注。

近年来,我国研发了新生水技术,海水淡化厂一个接一个投产,成功地多元化了我国所需的水源,这固然是值得引以为豪的事。但是,很多人也许忽视了一个重要的事实,那就是,时至今日,我们每天的食水供应有大约一半还是来自柔佛。这也是我们的水价还能保持目前这么廉宜的主要原因之一。

我国在1961年和1962年与马来西亚签定的两份水供条约规定,我们向马国购买生水的价格是每1000加仑马币3分。这是1960年代的成本,但水供条约到2061年就要届满,距离现在其实只有四十几年。政府希望到时可以做到水供自给自足,但成本必然是非常高昂的。

假定我们的目标是要做到水供约满时不再重新谈判续约,那就得完全依赖本身的水源,这包括我们自己的蓄水池、海水淡化厂和新生水厂。三四十年后的技术革新,当然有可能降低水厂的运作成本,但无论如何不可能维持目前还有廉价生水供应的情况。如果到时的政府选择重新谈判续约,这一来要看马国政府的意愿,二来也必然要面对对方大幅度提高售价的现实。既然这两种情况都已在预料之中,我们也有必要早为之计,不能继续安于现状。

水源专家指出,如果我们不改变用水的习惯,长此以往,除了要面对高成本,也得付出另一个代价,即能源安全形势会变得更加严峻。因为水厂的运作靠能源,更多的水厂意味着我们必须消耗更多的能源。

近来的高温天气,已使公用事业局管理的柔佛林桂水坝水位下降至42%的历史新低,虽然我国目前还没有制水的必要,但环境及水源部长马善高昨天促请公众务必惜水省水。他是在参观了三所小学举行的制水演习后,向国人发出了这样的呼吁。去年本地的平均气温是历来最高,也是最干燥的,受厄尔尼诺现象影响,未来一两个月的气候还是会很炎热,预料会有更多天数的最高温度介于33至35摄氏度。联合国的数据则显示,到了2025年,全球18亿人口将面临缺水问题。

我们必须认真与敏感地对待这一连串的警示。气候变化无常,地球暖化,高温天气来袭,在在凸显水源安全问题的严峻性,而水源安全只是铜板的一面,另一面则是能源安全,这是新加坡必须面对的生存现实。长远之计,是尽早养成省水惜水的好习惯,而未来在水价的制定上,适当反映其稀缺性和战略性,亦不失为未雨绸缪。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