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加强数据的收集与保护

社论

2016年4月8日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前天在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内政部开支预算时表示,“我国面临的恐袭威胁已达近期最高水平”,部长语气之强烈显示安全形势的高度严峻,政府一方面必须警惕国人,另一方面也不希望国人带着恐惧不安的心情过日子。如果国人无法照常生活,恐怖主义者便已达到他们的部分目的。生活在恐惧中的社会也是脆弱的社会,不同社群容易被分裂,整体防恐的决心也就会趋向软化。

作为加强防恐的努力之一,政府将扩大数据的收集和分析范围,包括收集公共交通闭路电视和公路电子收费系统的数据,以协助内政团队侦察可疑行为,及时对任何非法或恐怖主义威胁作出反应。

由于科技的发达,通过公共交通闭路电视和公路电子收费系统收集数据已变得容易,而这方面的投资也更具有合理性。陆路交通管理局不久前把开发新一代无闸门公路电子收费系统的合约发给了新加坡和日本合组的财团,总值5亿5600万元的无闸门新系统将在2020年启用,新加坡的交通管制也将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由于安全形势加剧变化,在无闸门新系统落实前的未来几年,公共交通闭路电视和公路电子收费系统的数据在协助防恐方面也将发挥更大的作用。

尚穆根说,“如今须利用这些数据以迅速和果断地作出反应,以对付恐怖主义威胁和严重罪行。”政府扩大范围,掌握有关国人的大数据,在有必要的情况下,为所获得的数据进行分析,用于查案和追踪可疑人物。最重要的目的是,及时粉碎恐怖主义者的阴谋,以及在任何紧急事故发生时,当局能够迅速追捕潜逃的犯案者,并侦破幕后的网络。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受恐怖袭击威胁最大的欧美城市的公共场合,如道路、广场,公共设施,如地铁站、机场都广设电眼,监管范围几乎是无所不达,而这已是全球防恐的普遍做法。这在恐怖主义猖獗之前是难以想象的,西方对电眼处处具有条件反射式的抗拒心理,因为这让他们联想起英国著名作家乔治·奥威尔的反独裁主义幻想小说《1984》,书中所描写的人们的一举一动都受到“老大哥”(big brother)的监视,人们生活在互相猜忌的恐惧中。吊诡的是,今日讲究个人自由和隐私的西方社会已经普遍接受“被监视”的保安做法。

保安科技发展使新加坡受惠,而我国在原有的科技基础上进一步开发无闸门公路电子收费系统,将来也可以为其他国家提供借鉴。防恐情报和科技的分享与交流,是全球防恐努力的重要一环。

电眼提高了监控能力,也提高了人们的安全感,所以,商场、商店都普遍采用,它对犯罪者起着阻吓作用。政府通过公私场所掌握到的摄像镜头和数据,它也因此负有更大的责任,确保当局所获得的资料和数据得到妥善的保护,不被人滥用。

现代人基本上已减低对“被监视”的抗拒心理,但只要发生一起资料或数据泄漏而侵犯个人权益的严重事故,当局防恐努力的正当性就会受到质疑。因此,随着获取数据范围的扩大,当局也应该考虑,涉及公众利益的保密法是否应该同时加强,使任何滥用资料的违法者面对更严厉的法律制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