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厚植新加坡的核能实力

社论

2016年4月12日

最近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的第四届核安全峰会,确保极端分子无法取得核武器,成为会议公报的主要焦点。虽然并非核能国家,李显龙总理受邀出席,说明了新加坡作为国际金融和物流中心的重要地位,以及在防止核扩散方面所能扮演的角色。与此同时,新加坡对核安全的关注,也凸显了东南亚区域形势的变化。随着伊国组织在本区域的扩张,恐怖活动的频率势必增加,而一些东南亚国家准备发展核能的打算,也意味着新加坡必须具备相关的知识与能力,来应对未来所可能发生的核能事故。

自广岛、长崎的原爆后,人类物种的存灭第一次面对了真正的挑战。科学家为此在1947年设立了“末日时钟”,每一年根据全球大势调整一次,午夜12时象征末日来临。今年1月的时针停留在11时57分,与2015年一样。人类最安全的一年为冷战结束不久的1991年,时间点为11时43分;最危险的一年为1953年,时间点为11时58分。从2012年至2014年的时间点都设定在11时55分,这显示近两年核威胁的程度加剧了。科学家指出,除非全球的核武开支减少、朝鲜拥核问题谈判解决,否则将很难把时针往回调。

冷战的结束一度让人们充满期待,以为从此将能逐步摆脱核战争的阴影。1991年的“末日时钟”的确反映了这种乐观趋势。但是,苏联的瓦解也带来新的核安全挑战。许多刚独立的前加盟共和国,缺乏所需的财力来维持境内前苏联所遗留的核武器的安全。拥有核武器知识却失业的前苏联科学家,也成为有核子野心的国家的延揽对象。如今,信奉伊斯兰极端主义、教条里包括审判日来临的恐怖组织,有可能利用核武器发动恐袭,实现其末日幻想,让阻止核扩散的努力更为迫切。

国际情报界和科学界都指出,恐怖组织走私核原料的情况一直存在。在制造核武器的知识随手可得的互联网时代,恐怖分子不必如同核武国家一样,花费巨资制造核武器;他们只需要利用少量的核废料,就能够制造便于携带和隐藏的“脏弹”,在人口稠密的城市引爆,让核辐射发挥最大杀伤力及破坏力。作为世界主要的贸易商港,新加坡因此必须加强海关侦查核原料的能力,为国际打击核扩散努力尽一分力。此外,新加坡本身是恐怖分子相中的目标,在关卡尽早查扣核原料,也是维护国家安全的关键。

另一个值得新加坡关注的发展,是邻国的能源政策动向。在东南亚国家当中,越南的步伐走得最快,两座采用俄罗斯技术的核反应堆估计将在2020年完工,另外两座采用日本技术的核反应堆也在规划当中。核技术大国如中国、日本、韩国、法国为了拓展市场,都愿意提供协助。印度尼西亚考虑在西加里曼丹建造小型的核电站。马来西亚也有意在柔佛兴建核电站。虽然目前没有考虑采用核能,新加坡却必须加强本身的核能力,包括相应的人才、知识、应对核泄漏等紧急事件的装备等等,以防不时之需。

政府在2012年完成对新加坡是否应探讨核能发电的可行性前期研究,认为目前的核能技术暂不适用于本地情况,但需要培养了解核能安全的专才。总理公署属下的国立研究基金会在2014年宣布,将展开十年研究与教育计划,栽培100名核科学家。政府也拨款6300万元给为期五年的核安全研究与教育计划,从研究、培训和公众教育三大层面,初步建立起科学界对核技术的掌握,以及让公众了解核能的安全性和潜在风险。应对核威胁是个长期的挑战,唯有持续的厚植实力,才有望把风险降至最低。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