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有耕耘有收成的中东外交

社论

2016年4月21日

过去几天先后访问约旦、以色列之后,李显龙总理昨天到访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行政首都拉马拉,继续他任总理以来一次重要的中东外交活动。在这三个国家当中,新加坡与约旦,新加坡与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地区的双边关系,意义上各有不同。

约旦和新加坡的政治关系密切,国王阿卜杜拉二世自1999年登基以来,已访问过新加坡12次。李总理此行之后,新、约两国将在反恐和发展人力资源方面进行更密切的合作。

比较起来,由于新加坡地处回教徒占大多数的区域,新加坡与以色列的双边关系更具另一层意义和敏感性,两国关系一路走来并不容易。

独立建国之始,新加坡着手建立国防力量,而以色列是唯一向新加坡伸出援手的国家。新加坡能取得今天的国防力量,永远不会忘记这位老朋友。基于地缘政治的敏感,我国总理迟至50年后才能第一次访问以色列,亲自向以国表达感激之情。之前两位总理李光耀和吴作栋则是在卸下总理职位之后,才访问以色列。

新加坡总理这次访问以色列,一方面显示新加坡在亚细安和国际上的外交地位稳固;另一方面,新以关系的敏感度今天已大为降低,主要因素是,多年来,新加坡在中东问题上的立场明确,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冲突双方之间,并不偏袒任何一方,从反对暴力和反恐怖主义角度谴责任何一方的暴力行为,外交部及时针对暴力事件发表文告,表达新加坡的一贯立场。

新、以关系不断拓展,两国之间的合作,已远远超越国防领域。在科研领域,两国合作尤其频密,自1997年以来,新加坡—以色列工业研发基金(SIIRD)就资助了约150个项目,拨款高达1亿7000万美元(约2亿3000万新元)。希伯来大学与国立研究基金、新加坡国立大学和南洋理工大学,日前也在李总理的见证下,签署三个研究合作谅解备忘录。

新加坡多年来从以色列学到不少经验,除了国防科技、海水淡化科技之外,以色列的天才教育也曾是新加坡高才教育的参考对象。以色列对科技人才、工程师、艺术家的重视与培养方面,则远非新加坡可比。以色列若不是把很多国家资源投入国防,它的经济潜能就可以充分发挥,国内的旅游业也可以更加开放,以其丰富的民族历史和文化资源赚取更多外汇。

李显龙总理昨天到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首任主席阿拉法的陵墓献花圈,以表追思。阿拉法曾对新加坡的成就留下深刻印象,表示过要学习新加坡发展模式。只可惜他跟以色列达致的和解未能持继下去。李总理的以、巴之行,不只是一种平衡外交的姿态,更重要的是,我国领导人可以亲自从以、巴两国领导人口中了解中东最新局势的发展,并借机表达我国对以巴双方重启直接谈判,达成以巴共存的“两国方案”的希望。对于拥有一个自己的国家,以及对和平的维护,新加坡跟世界上的所有小国都是站在一起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