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毒品问题与人权无关

社论

2016年4月23日

在过去短短一个月里,新加坡已两度在国际场合严正宣示不向毒品屈服的立场。这种坚决的宣示所折射的,是全球毒品战线正在酝酿深层与危险的变化。这集中反映在这次由哥伦比亚、危地马拉和墨西哥三个拉丁美洲国家牵头召集的联合国世界毒品问题特别会议。

联合国过去对毒品的立场是一致鲜明的,那就是与毒品水火不容,各国须严厉打击毒品,对付毒贩,吸毒则被列为犯法行为。不过,发起召集本次特别会议的国家所要推进的议程,却是要背弃这个立场,倡导所谓的“减害”(harm reduction)做法。

这些国家认为,与毒品打硬仗的做法已经失败,消灭毒品是不可能的,必须改弦更张,寻求减少毒品危害之道,而不是继续严厉禁止和打击。减害之道是让诸如大麻之类的毒品适当地合法化,为吸毒者提供卫生的针头等。这样的呼声有越来越大的趋势,在这次会议上,新加坡俨然已经成为少数。据报道,在会议上捍卫保留死刑对付毒贩的印度尼西亚代表在发言时,甚至遭喝倒彩。

更值得注意的是,“减害”论者甚至还把接触毒品与人权及个人尊严扯在一起,认为严禁毒品是一种压制个人权利和尊严的行为。不过,代表新加坡的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并不买账,他义正词严,力排众议,把这些论调不客气地称为“稻草人论辩”。简单说,就是一种诡辩。

新加坡坚决捍卫抑制需求(demand reduction)的做法,一方面是严厉打击毒贩,另一方面则是多管齐下,防止人们接近毒品和染上毒瘾,此外,也通过戒毒改造辅导等过程,协助嗜毒者重新做人和重返社会。

新加坡对抗毒品取得的成效可谓卓著。尚穆根指出,1990年代,每年在新加坡遭逮捕的嗜毒者超过6000人,现在数据减半至3000人左右,而重犯率也从60%跌至30%。事实证明,我们的做法正确有效。因此,新加坡绝不会软化对抗毒品的立场。

上个月中,内政部兼国家发展部高级政务部长李智陞出席在维也纳举行的联合国麻醉药品委员会第59届会议时,就代表新加坡宣示了同样的立场。他说,毒品问题不能被单纯视为“公共卫生问题”,我们绝不能忽视毒品对国家构成的威胁。近年来有越来越多国家放宽对大麻的管制,甚至将它合法化,但新加坡坚持反毒品的一贯立场,将继续有效控制滥用毒品的情况。

新加坡的宣示也从一个侧面凸显当前国际禁毒辩论中所存在的价值观之争。显然的,当前世界各国的禁毒努力取得了不同的结果。有些国家明显已经打败仗,并失去了继续抗争的政治意志,它们的部分国土也被凶残的毒枭盘踞;有些国家的国情容许它们实行某种“减害”措施;有些国家如新加坡,则是已控制了局面。所谓人权与个人尊严论,刚好成为前两组国家的挡箭牌,假借人权的堂皇之名,掩盖无力抗击毒品泛滥之实。

面对这种人权论的冲击,国人应清醒地认识到,毒品与人权其实风马牛不相及,毒品不仅影响个人,可能毁掉一个人的前程,也必然影响家庭和社会,作为一个蕞尔小国,我们需要的是刚强勇猛的国民,而不是与毒品为伍的病夫。因此,我们确实有必要坚定立场,与毒品划清界限,驳斥各种诡辩谬论,并防止国人,尤其是年轻人受到“减害论”或人权论的误导和荼毒。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