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留一片净土给后人

社论

2016年4月25日

共有175个国家于4月22日在纽约的联合国签署了《巴黎气候协定》,创下了单日最多国家签署国际协定的新纪录。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形容“这是历史性的一刻”。他指出,签署《巴黎协定》是同未来签署的一个契约,这一契约“必须要产生比承诺更多的结果”。代表美国签约的国务卿克里在签字时,特地抱着他两岁的外孙女见证,形象地凸显了“对未来承诺”的这一意义。世界最大的两个温室气体排放国美国和中国也承诺,将于年底前正式核准《巴黎协定》,让其早日生效。

据美国太空总署以及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的数据,2015年确定超越2014年,成为全球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年,地表及海平面平均气温比20世纪平均温度升高了0.9摄氏度,不但比2014年的记录高了0.16摄氏度,更破了地球年比气温升温值。特别让人忧心的是,自1880年开始有记录以来,全球16个最热的年份,有15个是在2001年之后。换句话说,本世纪至今的几乎每一年,都属于历史性的最热年份。

尽管一些大财团不断炮制另类理论来混淆大众视听,科学界大致的共识是,人类活动是造成全球暖化的罪魁祸首。为了保护既得利益,那些依靠现有经济体系牟取暴利的个人及团体,一直试图说服世界舆论,当前的极端天候,是地球气候系统的自然循环的结果。但是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全球气候的暖化已经接近临界点,一旦跨越,包括人类在内的生态系统恐怕将万劫不复。忏悔的方式,唯有改变当前唯利是图的短视做法,希望还来得及为子孙后代保留宜居的环境。

中美两大国承诺尽快落实对温室气体排放的管控,虽然不无意义,但如果不检讨导致全球暖化深层的原因,或许将无法真正对症下药,在根本上解决问题。所谓人类活动导致的全球暖化,指的主要是不断追求更高利润的当代全球化的资本主义,以及其孪生的盲目消费主义。不检讨这两种意识形态的自我毁灭基因,就很难根治全球暖化背后的驱动力。

逐利是资本主义的唯一本能,人类历史上尽管也不断因利益的驱动而发展,可是总有其他的力量作为制衡。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个“道”可以是“天人合一”的人文情怀,也可以是敬畏上苍,害怕天谴的宗教精神。随着近代欧洲启蒙运动、工业革命等一系列重大社会变革的结果,以及殖民主义的世界性扩张,越来越多的社会文明已经被这种基于工具理性的意识形态所征服。用马克思的术语说,这是人类的“异化”——经济本来是为人服务的,最终却成为奴役人的主子。

伴随资本主义至上的则是盲目的消费主义,这在发达经济体尤其肆虐。要推高业绩和利润,企业用尽各种手段,说服人们购物消费,甚至不惜制造虚假的需求,鼓励消费者贷款花未来钱。长期的潜移默化,造成越来越多人不再珍惜资源,反而为了追逐最新的产品而喜新厌旧,进而养成浪费的习惯。当更多的经济体迈入发达社会后,舍弃了过去的节俭转而成暴发户式的过度消费与浪费,地球的负担自然会加重,环境破坏的速度也必然加剧。

因此,人们首先必须反省个人的生活习惯,不能因为觉得负担得起,而反复地更换还能使用的手机、家电、汽车,平日应当多注意节约用电和用水等等。更关键的是,目前这种利润私有化,成本社会化(环境污染、贫富悬殊)的政治经济制度,必须进行重大改革。眼下的美国总统初选,竞逐代表民主党、主张检讨体制、支持环境保护的桑德斯,在年轻人群体得到大比率的拥护,并非偶然现象。只有在越来越多社会意识到改变的必要性,下一代才有机会继承宜居的地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