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分裂的亚细安不利区域稳定

社论

2016年4月27日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上个星期先后走访文莱、柬埔寨及老挝,并与这三个国家就南中国海问题达致“四点共识”。这四点共识的主要内容是:各国有权自主选择南中国海争端的解决方式,并直接由当事国进行谈判,而南中国海的争议不是中国和亚细安之间的问题。

在国际海洋法仲裁庭即将对菲律宾提案做出裁决之际,这四点共识具有针对性。2013年1月,菲律宾就南中国海的斯卡伯勒礁(中国称为黄岩岛)的海洋权益问题,提交国际海洋法仲裁庭裁决。中国拒绝国际仲裁,并表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签约国有排除强制性仲裁的权利。不过,仲裁庭去年10月底指出,它有权处理公约条文的解释及应用。一般预料,国际海洋法仲裁庭将在这一两个月内做出裁决。

王毅的外交穿梭显示,在中国的研判中,仲裁结果可能对它不利。此外,中国在“四点共识”中也再次向国际社会反映,它不会执行仲裁判决。中国崛起与日益强势的外交姿态,在国际社会引起关注。中国若因仲裁结果不利而不执行仲裁判决,势必进一步引发国际舆论的批评。因此,中国获得文莱、柬埔寨及老挝的支持,有助于缓解它可能面对的国际压力。

然而,从亚细安的角度而言,中国运用经济的实力争取支持,加剧了亚细安成员国之间的矛盾。在2012年,柬埔寨是亚细安轮值主席国。在中国的影响下,柬埔寨阻挠亚细安外长在联合声明中提及南中国海问题,导致亚细安历史上,首次无法发表联合声明。今年,老挝是亚细安轮值主席国,并获得中国捐助车辆、安检仪器以及办公室设备,以在9月主办亚细安峰会。亚细安的团结,备受考验。

其次,在南中国海主权纠纷上,中国一向是坚持双边谈判,以避免南中国海问题“国际化”。然而,在2002年,中国与亚细安签订了《南中国海各方行为宣言》,并在2014年提出“双轨思路”,提倡南中国海的和平稳定由中国和亚细安共同加以维护。因此,亚细安的角色,获得中国的肯定。

虽然王毅这次重申“双轨思路”,但重点似乎已向双边谈判及自主选择争端解决方式倾斜。其实,在主权问题及岛礁的划界上,亚细安一贯的立场与中国相同,也就是由当事国进行谈判。然而,南中国海问题涉及本区域的安全,也与航道自由息息相关,因此南中国海的争议免不了是中国与亚细安之间的问题。

从这个角度而言,一个分裂的亚细安,并不符合本区域国家及中国的利益。对于中国而言,亚细安的分裂,势必影响区域的安全,从而波及中国的经济发展。对于亚细安而言,面对强势的中国,它们将被迫在中国与美国之间选边站。在中美战略竞争的背景下,一个分裂的亚细安,将使南中国海的纠纷持续升温。

《南中国海各方行为宣言》第五条指出,“各方承诺保持自我克制,不采取使争议复杂化、扩大化和影响和平与稳定的行动,包括不在现无人居住的岛、礁、滩、沙或其它自然构造上采取居住的行动,并以建设性的方式处理它们的分歧。”这个14年前的智慧,对今天还是适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