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让新日关系更上层楼

社论

2016年4月28日

配合新日建交50周年,外交部长维文日前访问东京,并在第11届日本-新加坡研讨会上发表主题演讲。作为两国政治和经济智囊坦诚交流的重要平台,研讨会今后将从每两年一次,改为每年一次,反映了新日密切的双边关系,以及日益重叠的战略利益。维文在研讨会上表示,鉴于彼此所处的经济环境与14年前已经大为不同,两国有必要对2002年签署的《新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进行检讨,以便为双方带来更大的经济效益。

新日的经济合作是构成双边外交关系的重要基础,双边贸易额在2015年达到350亿美元;日本是新加坡的第二大投资国,累计投资截至2014年为800亿美元,新加坡也是日本第二大投资国,截至2015年的累计投资总额为180亿美元。两国的经济合作源远流长,在日本于新加坡独立的次年建立邦交以来,日本就开始了对新加坡的投资,不但为国人创造了就业机会,也带来宝贵的技术和资金。

此外,新加坡在很多方面也借鉴了日本的经验,例如在1970年代末开始引进注重品质、提升生产力等概念,学习日本厂房设立品质管理圈。在社会管理方面,维护社区治安的邻里警岗制度,也是参考了日本的“交番”制度而来。日本社会的礼让、重视公共卫生、市民自律精神等,更是新加坡领导人十分赞赏,且公开鼓励国人学习的榜样。当然,日本的流行文化,特别是美食,同样获得众多国人的青睐。

这种由经贸到文化,从官方至民间的全方位友好关系,是建立在非常前瞻性的战略眼光上面。与其他亚洲国家一样,新加坡是二战日本军国主义的受害者,经历了“昭南时代”的惨痛历史。然而建国总理李光耀却相信,日本在战后的亚洲将继续扮演核心的角色,因而在独立后同日本建交时,就决定采取向前看的精神,合理地解决日本的历史责任问题,让双方能够把握时机,为日后的友好关系,奠定良好根基。

双边关系在之后的发展,证明了李光耀的战略判断是正确的。秉持和平宪法的精神,战后重建的日本迅速成为区域稳定发展的关键力量,不但以本身的发展经验作为区域国家的楷模,也通过投资与技术援助,协助区域国家共同繁荣。日本的民主体制以及和平外交,加上其持续累积而成的庞大经济规模,使其对本区域的和平与稳定,在美国和改革开放后的中国之外,构成不可或缺的鼎立角色。

在美国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以及中国外交由“韬光养晦”倾向“有所作为”之后,区域地缘政治形势平添了更多变数。作为本区域的成员,新日两国都必须面对更大的外交挑战。同时,经历了“亚洲四小龙”、中国崛起、经济全球化、华尔街金融危机等阶段,区域的经贸环境也发生了重大的变化。新日均是依赖国际自由贸易的经济体,特别在经贸领域存在许多共同的利益,这应当是维文呼吁强化双边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背后的思考。

自建交以来,新日关系便是立足于摆脱历史包袱,展望未来机遇的战略眼光上面。这个宝贵的精神资产应当继续发扬光大。当美国总统党内初选出现势力不小的贸易保护主义呼声,欧洲经济又因为英国的脱欧公投,以及日益恶化的难民问题而充满不确定性,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或许成为新常态等一系列因素,有可能对区域发展构成挑战之际,新日应当秉持当年建交的胸怀,寻求新的方式深化合作,让双边关系更上层楼。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