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又一个恐怖主义警讯

社论

2016年5月5日

内政部前天下午突然宣布,当局在上个月捣毁了一个名为“孟加拉伊斯兰国”的秘密组织,并依据内部安全法令拘留组织的八名成员,他们都是在本地工作的孟加拉人,当局已对他们发出两年的拘留令。与此同时,另五名孟加拉籍客工因拥有或传播与圣战有关的资料,或因宗教因素而支持使用武装暴力而被遣返。

很多人或许都会感到惊讶,因为,政府刚在今年1月宣布侦破一个孟加拉客工极端宗教团伙,拘留27人。他们过后都被遣返孟加拉。事隔不过几个月就出现第二起涉及孟国客工的类似案件,确实出人意表。而根据内政部文告,这个地下恐怖组织是在今年1月才开始招募成员,并于3月间正式成立。换言之,组织的首脑是几乎在政府1月间做出宣布的同时开始行动。这意味着有关行动对他丝毫没有起到任何阻吓作用。

两个组织的共同点,是它们都信奉极端宗教思想,支持“伊斯兰国”和卡伊达这类恐怖组织。不同的是前者还停留在思想激化阶段,后者则已经进入策划发动圣战和恐怖袭击行动、制造武器,以及筹募资金的阶段。因此,其严重性和威胁性明显比前者来得大。所幸内部安全局触角敏锐,行动快捷,在第一时间内就将它捣毁。

许多人也许会感到疑惑,为什么有那么多在我国工作的孟加拉客工被极端伊斯兰所吸引。首先,这同伊国组织极端思想的流毒自然密不可分。其次,相信和孟加拉国内的动荡政局和宗教激化形势也有很大的关系。孟加拉目前政局不稳,执政党和反对党水火不容,导致政局极度紧张,政府忙于应付来自反对党的挑战,几乎无暇顾及其他国家大事,比方国内极端宗教思潮的泛滥。

孟加拉的人口多是穆斯林,近来极端思想和原教旨主义日益猖獗,在过去几个星期里,就发生了好几起恐怖的砍杀案。一名不信教的教授、一名信奉印度教的裁缝和一名同性恋杂志的编辑相继被极端分子当街用巴冷刀砍死。这类事件其实在过去三年不断的发生,显示孟加拉社会已变得越来越不包容,极端伊斯兰思想高涨,狂热分子假借宗教之名,滥杀异教徒,而政府对此似乎是束手无策,或至少是无作为。

在新加坡工作的19万孟加拉客工虽然远在千里之外,但由于现在手机和互联网便利普及,他们显然也密切地在关注国内局势的发展。一些人远在异乡,不满国内现状,思想因此容易受到激化误导,相信可以通过恐怖手段推翻政府,建立哈利法国。这正是这次被捣毁的地下组织所确立的目标。

“孟加拉伊斯兰国”把国内政治带到我国,又混入了恐怖主义,这对我们的安全无疑是一种极大的威胁。基此,政府有必要严厉对付,以儆效尤。但国人却无需反应过激,也不宜因此就对所有客工形成刻板印象。绝大多数客工毕竟都奉公守法,他们填补了我国劳力的缺口,勤恳工作,为我国的建设做出贡献,应该受到肯定,我们不能因噎废食。

孟加拉客工在本地的福利并没有被忽略。由于他们多是穆斯林,获得所有回教堂的接纳与照顾,宗教信仰不成问题,也能适应这里的生活环境,因此很多人都有颇长的工龄。其实绝大多数客工也深知,人在新加坡就必须遵守新加坡的法律,少数人误入歧途,徒使多数人受累。因此,我们必须通过适当管道,加强他们维护自己利益的意识,包括鼓励他们及时通报任何出现极端异动的同胞。

“孟加拉伊斯兰国”的出现,可说是给我们发出了另一个恐怖袭击的警讯。恐怖威胁时刻存在,我们唯有守望相助,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时刻提高警惕。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