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特朗普总统?

社论

2016年5月6日

角逐2016年共和党总统参选人资格的参议员克鲁兹,在5月3日的印第安纳州党内初选,败给纽约房地产大亨特朗普后,黯然宣布退选。另一名支持率持续殿后的参选人、俄亥俄州长卡西奇也在隔日终止竞选活动。这意味着原本三足鼎立的共和党总统初选,如今唯有特朗普屹立不倒。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普里珀斯已经表示,特朗普是共和党的“准候选人”。尽管党内元老大多反对特朗普,但也应该意识到大势已去。

特朗普的胜出,对代表美国政治保守主义的共和党无异于一大打击。因为特朗普原本与共和党就没有太多政治渊源,也不信仰保守主义,在特定课题上如女性平权、同性婚姻,他的立场飘忽,有时甚至更接近民主党和自由派。在许多共和党精英眼中,特朗普作为体制外人士参选,带有太多的投机性。最严重的是,面对党内领导层的集体抵制和强烈反对,特朗普却能一路过关斩将,靠着党内基层的强大支持,获得总统参选资格。

最让美国主流舆论担心的是,特朗普的胜利并非靠说理或是提出替代政策论述,而是全凭挑动基层民众的愤怒与恐惧,把他们经济上的困境和社会地位的边缘化,归咎于特定的假想敌群体,煽动仇视非白人、回教徒等排外心理,公然撒谎且歧视女性和弱势群体,主张对恐怖分子严刑逼供,甚至杀害其家人等极端和暴力的主张,却不断得到共和党民众的拥护与掌声。所以,特朗普代表共和党参选总统,凸显了共和党精英和基层不易愈合的严重分裂,也象征其百余年来所代表的保守主义寿终正寝。

对于美国的盟友而言,特朗普有可能入主白宫,恐怕也并非是好消息。他在竞选时多次形容美国盟友搭便车,享受美国军事保护却没有出钱出力。这当然并非事实,可是特朗普所代表的反智、内视的政治态度如果进入决策圈,却非常可能对国际形势造成不小的冲击。他已经公开反对自由贸易,指责中国和墨西哥等不公竞争,损害了美国经济。虽然有观点认为,一旦特朗普面对执政的现实,他的很多立场将会有相应的调整,可是世界恐怕冒不起这个风险。

共和党党内初选结果定于一尊,当然并不意味着特朗普就自动成为下届美国总统。他的党内胜利,对民主党党内初选乃至今年11月的总统大选,相信都会带来新的变数。首先,共和党内鄙视特朗普的力量,一部分已经公开表示,将在大选时改投民主党候选人,以阻止特朗普当选。很多中间选民相信届时也会基于同样的动力出来投票。害怕特朗普当选的心理,对于民主党不啻是最佳的动员因素。民主党继续执政白宫的可能性因而大增。

至于民主党的党内初选,也很有可能因为特朗普的胜出而发生逆转。目前领先的希拉莉虽然被主流所认可,但是相比对手桑德斯,却没能激发民主党基层的热情。此外,多项民调均指出,希拉莉在总统大选仅领先特朗普几个百分点,可是桑德斯却获得超过特朗普两位数的支持度。从保障白宫主导权的理由考量,民主党反而应当推举桑德斯参选总统。美国联邦法院近日刚裁决,可能传召希拉莉出庭,就其担任国务卿期间利用私人电邮处理公务,涉嫌违反保密法一事供证。这个发展会如何影响她的选情,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综合来看,美国人民选出特朗普总统的概率现在还不是很大,但是情况也并不足以让世人高枕无忧。很难想象,特朗普果真当选,将对美国乃至全世界造成怎么样的影响。就算他最终败选,特朗普挟持共和党初选的事实,也将逼迫美国人必须认真思考,目前的两党制乃至其他制度设计,为何没能防止这样一名操弄民粹的机会主义者,那么危险地接近权力的宝鼎。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