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武吉巴督补选透露的民意

社论

2016年5月9日

上周六举行的武吉巴督补选,负责守土的人民行动党候选人穆仁理,成功击退了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博士的挑战。穆仁理获得61.21%共1万4428张选票,徐顺全得票率为38.79%,9142张票,两人差距为5286张票,或23.42个百分点。在这个明确的结果之外,各界对于选举成绩,还是出现了双方各有得失的解读。

对于行动党而言,武吉巴督单选区尽管在去年的全国大选,获得73.02%的高于全国平均的得票率,但考虑到补选是因为该区前议员王金发个人私德不淑而辞职,导致在选举后不到一年又得重新补选,对于行动党无疑是个负面因素。此外,“补选效应”一向对执政的行动党不利。因此,穆仁理能获得超过六成的选票,算是赢得相当漂亮。

民主党在去年大选于武吉巴督得票率仅26.38%,这次则取得12.41个百分点的增长,收获不可谓不可观。这也是徐顺全从政以来得票率最好的一次,部分显示他改变以往激进形象的努力,进一步得到一些认可。这个补选也让徐顺全得到更多表现的机会。如果他继续这一转型工作,未来或许将对行动党构成更大的挑战。

在这些解读之外,武吉巴督补选也透露了几个有意思的民意趋向。首先,它打破了行动党自1981年安顺区补选以来的“补选效应”魔咒。除了1992年的马林百列集选区补选,由时任总理的吴作栋所领军的行动党四人团队,击败徐顺全团队的极少数例外,行动党在历次补选中几乎均败北。一般的共识是因为选民希望行动党继续执政,同时又要求有更多反对党到国会监督,而补选正是两全其美的最佳时机。

穆仁理的胜选,因此需要进一步分析。可以说,选民希望反对党到国会制衡的要求并没有太大的改变,但是武吉巴督补选表明,选民对于授权给什么人到国会监督政府,却不是毫无条件的。换句话说,候选人的个人特质,也是选民非常重视的因素。穆仁理在武吉巴督深耕16年,于当地素有口碑,相较于临时上阵的徐顺全,显然更获选民信赖。

第二,种族因素一度在补选期间发酵,坊间关于华族必须投票给华族的耳语,确实引发各方的焦虑。印族的穆仁理高票击败华族的徐顺全,显示了选民让人安心的理性。当然,由此来证明国人在投票时不受候选人肤色的影响,或许会有些以偏概全的武断,可是它必然将成为讨论本地种族政治时被引用的案例。补选结果会如何影响后续民选总统制度的改革,特别是关于非华人代表性的问题,值得关注。

第三,行动党在竞选时猛烈攻击徐顺全的人格特质,民主党和徐本人则高调还击,让补选激起火花。徐顺全所形塑的温和形象,相信得到了一些共鸣。但是,选民恐怕同样在乎候选人在其他方面的表现。徐顺全在竞选时所引述的人力部关于新增就业机会的数据,有误导之嫌,但在被指正后却不正面回应,难保不会引起一些选民的担心。毕竟,尊重事实是国会辩论的基本要求,若这方面达不到期待,就不能指望要代表希望监督政府的中间选民。

综合而言,武吉巴督选民这次做了相当理性的抉择。他们清楚地表明,在政党品牌之外,候选人的个人品质也是他们重视的因素。希望看到国会有更多制衡力量的中间选民,则继续扮演理性中道的角色,没有因为补选效应而饥不择食。他们的决定,有助于端正本地的政治文化和选举风气,鼓励更多可以就事论事,理性论述的候选人投入竞争,让业已征服很多民主政体的民粹风潮,在本地止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