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菲律宾政治进入新常态?

社论

2016年5月11日

尽管最终的官方成绩还有待揭晓,在其他候选人都相继承认败选之后,最热门的候选人、71岁的达沃市市长杜特尔特毫无悬念将是下届菲律宾总统。这位作风强硬,口不择言的候选人在竞选期间争议不断,但他以草根的局外人自居,反对既得利益,代表民众对抗体制的形象,让他在政治精英对手的围剿中成功突围。尽管有评论指出,杜特尔特所代表的民粹主义,可能为菲律宾政治带来新的变数;但同样可能的是菲律宾的政治将一如既往。

在五名竞逐者当中,杜特尔特确实不属于马尼拉政治世家精英,或其所代表的既得利益势力。这也是为何他能够脱颖而出的主要原因。虽然在现总统阿基诺执政的六年期间,菲律宾经济和社会指标都有不错的表现,但是贫富差距和城乡差距等顽疾依然不愈,中下层民众普遍没有享受到进步的果实。这导致民心思变,而且均相信精英阶层居中自肥。杜特尔特正是凭借这股不满情绪,成功击败众多来自传统政治背景的对手。

杜特尔特的人格特质,似乎也呼应了这股反体制的民怨。他的竞选承诺包括在上任半年内消灭犯罪和贪污,特别是他形象地表示,当选后将就地正法10万名罪犯,并弃尸马尼拉湾。他也暗示自己曾经杀过人。在他执政数十年的达沃市,当地治安确实有所改善;但同时也流传着杜特尔特利用暗杀队杀害嫌犯的传闻。尽管如此,菲律宾选民似乎并不在意。他们宁可相信杜特尔特将代表底层民众,铲除既得利益者对他们的盘剥。

自军事独裁者马可斯总统于1986年被“人民力量”革命推翻后,菲律宾的民主政治不乏类似杜特尔特的硬汉形象人物。饰演硬汉的电影演员埃斯特拉达就当选过总统。虽然阿基诺政府为菲律宾带来平均6%的经济增长率,官方数据却显示,26.3%的人口依然生活在贫穷线下,与阿基诺上台时的2010年一样,而由于国内投资远远不足,能否跨过中等收入陷阱仍未可知。世家大族依旧把持菲律宾政治,连杜特尔特本身也出身地方政治家庭。他的女儿这回则接任了他达沃市市长的职务。

菲律宾民众深受贪污腐败之苦,然而在投票时却好像患上健忘症。在任上贪污、奢华且手段残暴的马可斯,如今摇身一变成了受到崇敬的英雄。当年仓皇逃离马尼拉后,被民众发现其豪宅藏有上千双鞋子的马可斯夫人伊美黛,2013年在家乡高票连任众议员,她的女儿伊梅也成功连任北依罗戈省省长。这回她的儿子小马可斯竞选副总统,且很有可能胜出。市长月薪不到2000美元的杜特尔特,在被记者揭发后承认收受数百万美元的政治献金,但拒绝透露金主身份。

不但菲律宾的政治文化不太会因为杜特尔特上台而有所改善,菲律宾的外交处境恐怕还将面对更多挑战。杜特尔特在竞选期间因“强奸玩笑”而引发美国及澳大利亚大使的抗议,他却恫言当选后将同两国断交。其竞选团队利用新加坡总理照片误导选民,被新加坡大使馆指正后,杜特尔特却表示曾经焚烧新加坡国旗。杜特尔特的新闻发言人昨天承认,总统当选人与三国大使馆“存在麻烦”,但会在就职后尽快善后。

当前菲律宾所面对的最大外交挑战,莫过于南中国海的主权纠纷。杜特尔特在竞选期间扬言,要骑水上摩托车到与中国有主权争执的斯卡伯勒礁(中国称为黄岩岛)宣示主权,尔后又表示不排除同中国展开双边谈判。菲律宾将在2018年中担任亚细安-中国对话关系协调国。缺乏外交经验的杜特尔特,会如何在“选举语言”与执政现实之间作调整,恐怕会是外界特别关注的问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