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适时的提醒

社论

2016年5月12日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的一篇报告指出,全球经济增长放缓比预期糟糕,将是新加坡经济面对的最大外在风险。此外,国内债务上升也可能扩大外在风险带来的影响。它建议,新加坡金融管理局须对通货紧缩的迹象,保持警惕,并在必要时进一步调整政策。

自前年11月起,我国整体物价的消费价格指数连续下跌,直到今年3月已连续下跌17个月,创下物价下跌历时最长的纪录。不过,有不少经济师表示,目前新加坡还没有出现通缩(deflation)的现象,而只是通胀放缓(disinflationary)。他们指出,扣除受政策影响的私人交通和住宿费后,我国的核心通胀率仍然是正数。

一般上,通胀放缓并不是一个大问题,它反映的是部分物价的下跌,而非预示经济衰退。另一方面,通缩则是总需求疲软,导致价格全面下跌,而企业及个人减少开支,进一步使总体经济陷入长期萎缩的状态。从这个角度而言,通胀或通缩反映了整体经济的活力。

虽然我国的核心通胀率仍呈正数,不过金管局在最近的《宏观经济检讨》报告中指出,核心通胀率增长步伐将比先前预期的慢,今年全年将处于0.5%至1.5%区间的低端,而在中期,它将稍微低过2%的适中水平。总体而言,在全球经济乌云笼罩之下,我国未来几年的经济增长前景,并不乐观。

中国经济放缓,尤为令人关注。几天前,中国官方媒体《人民日报》刊登“权威人士”谈当前中国经济的文章指出,中国经济运行不可能是U型,更不可能是V型,而是L型的走势。这个L型是一个阶段,不是一两年能过去的。这“权威人士”还说,今后几年,中国总需求低迷和产能过剩并存的格局难以出现根本改变,经济增长不可能像以前那样,一旦回升就会持续上行并接连实现几年高增长。

中国是新加坡最大的贸易伙伴国,新加坡在中国也有不少投资。中国经济若硬着陆,势必冲击新加坡的经济。按照上述“权威人士”的说法,中国不能也没必要用加杠杆的办法硬推经济增长。因此,中国经济下行的趋势,可能持续一段时间。其实,本地一家银行在最近公布业绩时指出,与中国相关的贸易贷款,已显著下跌。

除了外围的周期性因素,新加坡也面对国内结构性的问题,包括人口老化及劳动力市场萎缩。为了克服这些结构性的问题,新加坡通过提高生产力及创新,踏上了经济转型的道路。然而,这个过程阵痛连连,生产力停滞不前,离目标还有一段很大的距离。在需求疲软的情况下,不少企业因无法将额外的成本全部转嫁出去而利润受到挤压。此外,工业厂房、办公楼及私宅都出现供过于求的现象。

面对通胀放缓的态势,金管局在今年4月放弃了让新元升值的政策。此外,政府在今年的财政预算案,也采取扩张性的财政政策,财政支出增加了50亿元。但有分析师认为,由于经济的走势不乐观,政府可以做得更多,包括推出预算案外的援助配套,如2009年的205亿元振兴配套,并撤出部分的房地产降温措施。

不过,政府并不认为目前的经济情况,如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那么糟糕。尽管制造业深受外需疲软的冲击而裁员,但资讯通信业还是在增聘人手。尽管房地产价格走软,但总体的需求还是相当强劲。尽管中年失业的人数增加,但总体的失业率还是很低。

政府承诺,若经济情势急转直下,它将做出适当的反应。然而,那些已经深受需求疲软冲击的行业则担心,政府出手过慢,力度不够,可能削弱了政策调整的效力。政策调整的时间点,是个判断的问题,而政府及行业人士从不同的视角出发,会得出不同的结论。不过,即使通缩还未到来,投资者及消费人的通缩预期,也可对总体经济造成一定的压力。从这个角度而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给予金管局的建议,是个适时的提醒。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