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经济与战略利益的共生关系

社论

2016年5月25日

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全面解除美国对越南实施了半个世纪的武器禁运,正式结束美越两国在冷战时期的宿敌关系。在南中国海主权纠纷升温之际,美越关系的提升,对区域安全深具战略意义。

总统任期即将结束的奥巴马表示,美国与越南这个过去的宿敌改善关系,符合美国的利益,因为越南是在一个增长最快速的区域中发展快速的国家。在此之前,奥巴马也解除了对伊朗长期实施的经济制裁,并与古巴恢复中断了50多年的双边关系。显然的,奥巴马化解美国与宿敌国的恩怨,将是他的政治遗产的一部分。

然而,美越关系的提升,地缘政治是更重要的推力。中国的崛起及其强势的外交行为,影响美国在本区域的战略利益。在2009年,奥巴马政府提出“重返亚太”的策略,并表示美国是太平洋的一部分。虽然中美两国都声称,太平洋足以容纳两个大国,但战略竞争往往是零和游戏。南中国海纠纷,便是中美两国战略竞争的投影。

从美国的角度而言,中国在南中国海问题上以“九段线”及“历史权益”为主权依据,没有法理的基础。此外,美国也担心,中国对南中国海主权的声索,将影响航道自由,从而削弱了它在本区域的经济与战略利益。中国最近在南中国海大规模填海造地,并在岛礁上部署地对空导弹,加剧了美国的忧虑。去年10月,美国海军导弹驱逐舰拉森号,便在南中国海的中国人造岛礁12海里范围内巡弋,以贯彻它对自由航行的主张。

但从中国的角度而言,南中国海的航行从来就没有“不自由”,另外更为本质的,是南中国海岛礁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美国的“重返亚太”战略,为本区域的声索国撑腰,目的是阻碍中国的崛起。

在南中国海问题上,中国分别与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及文莱存有主权纠纷。对于这些声索国而言,相对于中国,他们的实力单薄,必须通过区域及国际组织或是美国的军事力量,以增加谈判的筹码。中国则担心受到围堵而坚持双边谈判,不许第三者介入。菲律宾将纠纷提交海牙的国际法庭定夺,更引起中国强烈的不满。

越南与中国虽然同是共产国家,但在历史上,两国曾多次交战。在2014年,中国将一座钻油台移到西沙群岛附近的争议海域,导致中越双方再度发生冲突。这事件促使美国局部放宽武器禁令,向越南出售海防武器。然而,中国是越南的最大贸易伙伴国,两国的共产党还保持紧密的联系,因此越南在中美之间游走,以拓宽经济与安全空间。

然而,经济与战略利益是二位一体的共生关系。在中美竞争加剧的情况下,本区域国家在防务上靠向美国,在经济上靠向中国,只能是权宜之计,难以为继。同样的,中美两个大国与本区域的关系,也必须兼顾经济与战略的利益。

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为本区域提供巨大的商机,并将促进中国与本区域的关系。然而,如果中国在处理南中国海问题上,驱使本区域国家寻求美国的军事保护,那“一带一路”的经济战略,将难以顺利开展。另一方面,美国“重返亚太”若只有军事上的内涵而没有经济的铺垫,将大大削弱美国在本区域存在的理由。此外,美国的政治领袖也将无法获得国内民众的支持,在本区域维持军事存在。从这个角度而言,美国应确保它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不会胎死腹中。

中国的崛起及中美的战略竞争,导致南中国海出现合纵连横的复杂关系。中美两个大国,谁能兼顾本区域的经济与战略利益,便可能脱颖而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