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印尼不该意气用事

社论

2016年5月27日

印度尼西亚一家公司的董事因其公司涉及跨境烟霾问题被新加坡环境局传召会面,但他入境后却未如期赴会并已离开新加坡,新加坡环境局为此于两周前向法庭申请到逮捕令,若该名董事再入境,可被当局拘留。

据报道,印尼外交部发言人为此向新加坡“强烈抗议”,但新加坡外交部发言人却称没有收到有关的“抗议”。

继之的发展是,印尼环境及林业部长西蒂表示,印尼正在检讨它与新加坡在环境和林业方面的现有、拟议中和未来的双边合作关系。

这位印尼部长对新加坡的不满不久前已见端倪,上个月,她曾提醒新加坡更应“专注于自己的角色”,无须对印尼政府的作为“过多议论”。她的反应可以让人觉察到的一点是,印尼不希望该国为防止林火发生而采取的实质性措施被国际上视为邻国施压的结果。

新加坡向涉及跨境烟霾问题的印尼商人发出逮捕令,本来是显示我国以法律对付违法者的坚决立场,但看在印尼当局眼里可能又是另一番滋味。

至今为止,新加坡还未对印尼的即刻而强烈的反应作出任何评语或是表态。新加坡的谨慎,显示我国不愿这个事件演变成公开的口水战,这对跨境烟霾问题的解决没有实质的帮助。

新加坡人对印尼的过激反应也许无法理解,对付跨境烟霾的罪魁祸首,不管是来自印尼、新加坡或是其他邻国,不正是符合印尼的利益吗?而且印尼过去不也多次指责造成跨境烟霾问题者也包括在新加坡注册的公司吗?

在我国政府保持缄默的同时,印尼国内报章对此事的评论,则多少帮助我们了解印尼政府的心态。

5月18日印尼《罗盘报》一位资深记者发表的《环境外交和主权外交》(见5月22日《联合早报》言论版)的这篇评论中指出,印尼的外交政策没有传达准确和正确的信息,当印尼公司涉及非法砍伐树林等行为,而可能面对法律制裁时,我们(指印尼)却以“主权”来做挡箭牌。“印尼必须重新考虑它要采取的环境外交立场,而不是以主权名义来维护自身的外交。”

另一篇发表在5月20日《雅加达环球报》的署名评论《印尼同新加坡打交道需要新思维》(见今日本版)指出,“新加坡的行动是符合逻辑和值得赞许的,但这样做却无可避免地往印尼脸上打了一巴掌。”印尼政府的主权心理作祟,加上对新加坡成功与效率的妒忌心,使它不止在对付烧芭的执法课题,在廖内群岛飞航情报区课题上,也对新加坡有所不满。该文作者说,印尼是应该改掉过去那种“老大哥”的心态,用新思维跟新加坡发展双边关系。

上述两篇印尼报章评论提出了中肯而坦率的看法,其实,新加坡政府一向也了解印尼对新加坡的“敏感”态度,由来已久,尽管两国领导人有很好的交情,新印关系对新加坡而言,有时仍“如履薄冰”,当印尼不同层次的政治人物或是官员公开表达对新加坡的不满时,新加坡尽量避免正面冲突,并摆事实,说道理,很多时候正是为了照顾印尼这位“老大”的面子。

新加坡负责管理廖内群岛的飞航,一切收益都归印尼,这一点连一般新加坡人都不知道,因为这件事无须大事宣扬,但印尼人不理解,因此容易被不实言论所迷惑。

在跨境烟霾问题上,新加坡对付涉嫌违法的商人是执行2014年通过的《跨境烟霾污染法令》(Transboundary Haze Pollution Act),新印之间的合作不只是双边的合作,同时也是在亚细安的框架下的合作,例如新加坡主导泥炭地管理项目,确保各国人民知道如何管理和恢复泥炭地。总之,两国在环境课题上的合作是多年发展起来的成果,印尼若意气用事,说拉倒就拉倒,对印尼的大国形象有弊无利。

可以预见的是,新加坡执法对付在印尼烧芭而造成跨境烟霾问题的任何人或公司的决心,不会因为印尼官员的发飙而软化。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