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工资会须继续发挥作用

社论

2016年6月2日

全国工资理事会今年度的加薪建议,是在不加剧雇主负担和维护低薪工友利益之间保持不易的平衡。鉴于全球经济增长长期疲弱,国内企业业务发展前景不一,工资会首度把低薪工友的加薪额度,从具体数字改为特定范围,让雇主能更灵活决策。就月薪未达1100元的工友,工资会建议加薪幅度为50元至65元。同时,工资会也建议承包商在投标时,把员工的常年工资调整和第13个月花红考虑在内,外包的服务必要时也应当据此调整合约价值。

这是工资会连续第五年这么做。2012年的建议是为月入低于1000元的工人加薪至少50元,2013年及2014年建议为同一群体加薪至少60元。2015年则扩大受惠群体至月薪1100元的工人。这使得月入不超过1100元的全时间居民雇员人数,从2014年的13万人减少到2015年的11万2900人。换言之,有更多工人因此增加了月入。我们有理由确保这成为一种持之以恒的努力,以满足社会对公平价值的期待。

然而若按照主流的自由经济学理论,工资会的做法是在干预市场的自主运作。同其他商品一样,根据自由市场理论,劳动力的定价应当由市场总供需这只无形之手来决定,才是最有效率的做法。事实证明,这个理论并不完满。尽管经济有所起伏,通胀却一直存在,劳动力供应也并非充裕,可是底薪收入者的薪金却处于停滞状态。要不是工资会的介入,他们恐怕还将一直陷于收入不敷物价上涨的困境里。必须指出,这也是近年来的全球性普遍现象。

自2008年华尔街金融危机以来,自由市场失灵的严重后果,已经是越来越难以否认的事实。与之相应的则是主流经济学的信誉蒙尘,从事前毫无能力预知危机的到来,到事后无从充分解释困境的原因和提供有效的脱困之道,主流经济学界反以“新平庸”“新常态”来合理化现状,以粉饰自身的无能。危机导致世界上许多中产家庭倾家荡产,揭露了放任无形之手所带来的摧毁性破坏力。如果没有政府的有形之手的有效干预,经济问题将恶化为社会问题乃至政治危机。这在欧美已经昭然若揭。

尽管工资会有政府成员,其建议因而具备指标性意义,但市场主要还是将建议当做参考。工资会还得继续努力,协助减缓社会贫富差距现象,保护低收入群体的利益。工资会所秉持的渐进式加薪原则,多少缓和了对于自由市场肆虐所引发的政治反弹。提高最低工资成为美国总统党内初选的课题,反映的是社会企图用有形之手反打市场一个耳光。但这种一刀切的回应,也可能制造新的经济问题。美国就有快餐集团因为最低工资调高,而决定引入自动点餐系统来减少人手。

经济全球化所带来的“创造性毁灭”现象将会持续,经济结构改革的压力也不会消失;单靠自己,低薪工友在这种无情的环境中,始终缺乏议价自保的能力。工资会的角色因而会越来越重要。作为平衡主张最低工资舆论的替代物,渐进式工资制必须能够不断改善低薪工友的利益,来证明自己的有效性。这个制度本身当然无法回应贫富差距现象扩大的问题,而必须配合政府的其他社会保障措施,但是工资会以及渐进式工资制至今所发挥的作用表明,有形之手永远不能在经济领域中缺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