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减轻社会分化是长期工程

社论

2016年6月3日

副总理兼经济及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几天前在新加坡国立大学的社会分层与流动研究委员会大会上的演讲,从教育和住屋规划两项政策,归纳出新加坡缓解社会分化问题的经验。

更注重个人才能的教育政策和强调不同阶级融合的住屋政策,是新加坡应付社会分化的两大努力。其实,新加坡自建国以来的教育政策和组屋政策两相结合便是一项影响深远的“社会工程”,但是这项行之已久的社会价值观工程是否已深入民心,形成一种社会主动性,还是仍流于和依赖政策形式,值得检讨与审视。

例如新加坡强调通过教育,确保社会的流动性,这些年却在我们的教育体系中滋生出以“成绩”决定一切,名校逐渐发展成“精英学校”的社会分层现象。

所谓“社会分化”或是“社会分层”是政府这几年来所高度关注的社会问题,李显龙总理在2013年的国庆群众大会上的演说中便提到:“虽然我们拥有一个优良的教育制度,但社会分层越来越明显,竞争也越来越剧烈,人们不再专注于实际的学习,而是专注在考试的成绩。为此,我们必须重新调整,维持体制的开放,把焦点专注在一些比考试成绩更重要的长远目标上。”他当时语重心长地指出,“我们绝对不要一个固步自封的精英体制”。

确保我们拥有一个开放、没有入学障碍的体制,让所有杰出的学生都有机会攀上高峰,政府的思维已开始进入政策层面。

曾经对社会流动起到促进作用的教育政策,如今反而跟社会分化有直接因果关系,既然社会分化的趋势已呈明显化之势,教育政策的调整就无可避免。因此,我们看到了小一收生时,每所学校都必须保留几十个位子给跟学校完全没有关系的学生;小六离校考试不再采用目前的积分制度,而是改用类似“O”水准及“A”水准的评级制度;让更多在各领域杰出的学生,可以凭出色的品格、兴趣强项和领导能力等长处,在“直接收生计划”下,进入他们理想中的中学。这些措施的调整,效果得多等几年才能看得出来,但政府透过这些调整传达出它要认真看待社会分化问题的态度。

尚达曼几天前也以即将在五个选区推出的幼儿培育辅助计划(KidSTART),说明政府如何能为弱势孩童提供医疗、学习和发展等方面的辅助,以达到让每个孩子都站在同一个起跑点的目的。

要应付社会分化的问题,除了教育政策、市区规划、组屋政策之外,我们还可以怎么强化社会包容,减少社会分化?政府和广大民众肯定可以做得更多。

值得注意的是,政府一些用意良善的政策,却可能造成国人阶级化心理的突显。例如政府为了提高组屋的形象,近年发展了达士岭等“豪华组屋”,满足一些国人的需求;又如新一代的新镇无论社区环境或是公共设施跟老组屋区(如女皇镇、大巴窑、麦波申)相比,都可比美私人公寓。这是时代进步以及政府对人民对提升居住素质的回应,但也要谨慎在实践过程中无形产生的组屋区社会分化。二十年前,人们对组屋区的观念没有太大的差别,住在什么组屋区不会突显身份的不同,但今天这种组屋区与身份认同的观念也许开始在人们心目中滋长,这显示政府对旧组屋区的翻新和环境的改善越来越重要。2007年以来推出的“再创我们的家园”旧市镇大规模翻新计划,至今已宣布第三批受惠市镇,即是有意识的社会建设。

减轻社会分化问题是不可松懈的长期社会工程,一方面,政府可以通过具体政策,及早防止社会分化问题的萌芽,另一方面,国人对成功的价值观和对不幸与弱势群体的关怀并实际施予援手,也是消除阶级观念的重点。我们要建设一个具包容心、富同情心的社会,单靠政府的各项政策还是不够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