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政府撒钱并非上策

社论

2016年6月8日

瑞士公民在上个星期天的公投中,以压倒性的票数否决了“无条件基本收入”制度。按照该制度倡议者的建议,政府每个月无条件给予成年公民2500瑞郎(约3500新元)当生活费,而每名儿童则可获得625瑞郎。

这次的公投,受到国际社会的密切关注。在全球化的冲击下,收入差距拉大,而科技的发展淘汰了不少工作,加剧失业问题,因此政府定期撒钱给公民的概念,非常诱人。其实,经济学者对这个课题讨论多年,但瑞士的公投显示,基本收入制度的概念,已经从学术界的辩论,进入了政治的领域。

在这次的公投中,大多数的瑞士人民并不为这诱人的提案所迷惑。瑞士是一个富裕的国家,几乎是全民就业,这或许是瑞士政府及人民抵挡民粹主义的基础。然而,许多经济处于水深火热的国家,在失业率高涨及街头政治的压力下,恐怕没有太多的选择。

无条件基本收入制度的倡议者认为,科技以及共享经济的急速发展,使传统的工业经济转向“零工经济”。在这个潮流下,越来越多的人失去固定的工作而打临时工,有些甚至长期失业。因此,工业经济衍生的福利制度,已经不合时宜。此外,无条件基本收入也让人们得以追求个人的兴趣,而不必为三餐温饱而工作。

然而,在原则上及技术操作方面,这个概念都面对许多问题。

首先,这个制度的推行,将无可避免地加重国家财政的负担。瑞士当局估计,这个制度每年将需要250亿瑞郎的额外支出,相当于目前政府开支的三倍。在这个情况下,政府要不是削减其他方面的开支,便必须大幅度增税。这都将拖慢经济的增长。

其次,基本收入若订得太高,将影响总体经济,从而使这个制度难以持续。另一方面,基本收入若订得太低,不仅失去了推行这个制度的意义,也将使弱势群体处于更不利的地位。基本收入的推行,无可避免地会影响某些现有的福利措施。相对上,弱势群体失去的会比得到的多。实际上,倡导自由市场经济的学者如米尔顿·弗里德曼支持基本收入制度,是要以这个制度取代臃肿的福利措施。

无条件基本收入制度与福利制度一样,最大的风险在于它变相地奖励懒人而惩罚勤奋工作的人。由于无条件基本收入是给予所有的公民,其风险大于有针对性的福利措施。此外,无条件的基本收入降低了不找工作的机会成本,低增值及低收入的工作将更难找到工人。人们若因获得基本收入而不工作,国家经济将提不上来,即使多么富裕的国家,最终也将是寅吃卯粮,难以为继。

不过,无条件基本收入的倡议,从学术讨论晋升到政治领域,反映了全球化浪潮及科技发展带来的诸多问题,值得人们重视与反思。收入差距拉大以及年轻一代的失业与半失业问题,为民粹主义及街头政治,创造条件。仇富的心理,弥漫全球多个角落。科技如机器人的广泛使用,加大了人们在工作场所的疏离感,对工作感到乏味。在政治领域,传统的政党失去支持,而左派及右派的小党纷纷冒起,加大了民粹政治的力量。

全球化及科技的冲击,是一个难以回避的挑战。但无条件基本收入制度的提出,反映的是人们的挫折与无力感,而不是对症下药的回应方案。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在政府撒钱之前,人们首先应该问的是,钱从哪里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