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积重难返的美国枪械文化

社论

2016年6月23日

美国参议院在本月20日一口气驳回了四项进一步控制枪械销售的议案,给发生于12日的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夜店血腥枪击案的社会创伤伤口撒盐。分别由民主党与共和党各自提出的两项议案,均无法获得法定的60票而功败垂成。这与11月参议院即将面对改选,两党都不希望对方在政治上得分有关,同时也反映枪械文化在美国的影响力,以及寡头的既得利益团体绑架民主政治的无奈现实。

被驳回的四项控枪议案,不约而同都以尊重和保护美国人拥枪的权利为前提。修订的重点,仅在于限制那些因为有前科而被列入航空乘客监视名单,或者被诊断患有精神病者,能够自由买枪的便利。即便如此,议案还是无法获得足够的支持票通过。这一方面反映了拥枪的权利,已经成为美国文化根深蒂固的基因;另一方面也显示美国三权分立的宪政设计,在重大议题上难以有效代表主流民意的弊端。

一再发生的血腥枪击事件,已经导致美国公民缺乏最基本的人身安全,无论是办公室、电影院或者学校,任何人群聚集的场所、日常生活里可能逗留的地方,都难免遭遇大规模枪杀案的威胁。美国人其实已经丧失了免于恐惧丧命的权利,但是拥枪派却反讽地表示,对付类似的安全挑战,答案在于拥有更多枪械。他们的逻辑是,唯有更多的好人拥枪,才能遏制坏人行凶。按照这种思路,一些学校已经开始教导教师使用枪械,以便在必要时保护学生。

这种指鹿为马,违背常识的现象,只能说明拥枪派非但占据意识形态高地,在政治动员方面也比对手强势。在奥兰多夜店枪击案发生后所做的最新民调发现,71%的美国人支持至少适度的控枪措施和限制枪支销售,比2013年底和2014年底的60%显著提高。然而,这股最新的民意却无法在参议院得到表达。其中原因,在于财雄势大的全国步枪协会的国会游说力量。今年11月的参议院改选,不少参议员都需要协会的捐款与支持。

民主制度最基本的原则是数人头,票多者赢。然而,现实里并非人人都会出来投票,包括支持控枪的这71%民众。因此,真正能够左右立法和政策的,往往是有组织、有动员能力的利益团体——步枪协会正是其中佼佼者。面对一盘散沙的主流社会,崇信宪法所赋予的拥枪权利的协会会员,在国会选举时是一股决定性的选票。支持控枪的参众议员,经常会因为协会的反动员而败选。这部分解释了为何奥兰多枪击案记忆犹新,控枪议案却依然胎死腹中。

少数得以绑架多数的利益,意味着民主政治的精神已经被颠覆。当民众觉得政治体制已经不再代表他们的利益,他们要不消极对待,不出来投票或不关心公共议题,进一步促进既得利益的寡头政治;要不寻求体制外的改变,呼唤革命——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桑德斯尽管在党内初选不敌希拉莉,却迟迟不愿公开接受她代表民主党,背后的草根力量,正是已经对既有体制极端失望和不满的民众。美国两党政治日渐失效失能,也同这种政治的寡头化结果不无关系。

在国际舆论眼里,美国的民主政治同样因此而失去了往日的光辉。作为“普世价值”的政治典范,美国民主的寡头化不啻是其软实力的反宣传。对于追求安定和发展的非西方社会,立法瘫痪的议会显然不是效仿的好对象。在“华盛顿共识”于2008年被华尔街的贪婪所瓦解后,三权分立的神话同样面临国际上的信誉危机。如果连自己国民的基本人身安全都无法保护,美国一直引以为傲的民主政治,恐怕将难以继续获得世人的尊重。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