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社企大有发展空间

社论

2016年6月24日

全国职工总会的首家疗养院上个月底正式启用,这是职总向新领域进军的另一动作,也是它在社会企业发展上前进的一大步。在这之前,它旗下的职总优儿学府(NTUC First Campus)今年初已开始为小学生提供学后托管服务。

职总秘书长陈振声日前在其首家疗养院正式启用仪式上说,在未来10年到15年里,若需要职总快速地扩展服务和范围,职总将有能力做到。

全国职总旗下本来已有11项社会企业,覆盖了平价消费、保险、建屋、医疗、康乐等等范围。昨天,全国职工总会宣布旗下社会企业将进行转型,应对国人新需求,制定新十年计划,从生活费、健康饮食、养老和社会流动性四方面着手为国人服务。

随着我国社会的老龄化,老人疗养院的需求会与日俱增,职总在这方面积极扩充,可在很大程度上减轻国家的负担。

在政府鼓励生育的国策下,学童和幼童托管也可为社会企业和私人企业提供一个广大的竞争空间。

职总以社会企业形式向各个存在需求的领域进军,一直以来也在私人企业界引来一些负面批评,一方面它被认为是“与民争利”,另一方面,有的认为职总在竞争上占了优势,有失公平。陈振声因此日前特在讨论劳动市场问题的Labourbeat.org网页上撰文,澄清一般人对职总社会企业的一些误解。他说,职总社企都按照市场原则运作,必须与其他商业机构一样,竞争政府的合约与场地租约等;不同的是,社会企业会重新投资所获得的盈利,不断扩大为国人提供的服务。

社企与其他私企一样必须赶上时代和社会的变迁,营业模式和策略必须灵活。国人普遍熟悉的职总平价合作社超市,接下来也将调整营运模式,以因应国人消费模式的改变。职总社企很多时候比私企表现得更有应变能力,使私企面对更大的竞争。如1971年创立的职总牙科诊所已达20间,遍设全岛各个角落,能够更有效地以集体力量,给民间提供一个有利的牙科医疗选择。

除了职总之外,这几年我国已看到民间开始出现不少富创意,有热忱,“小而美”的小型社会企业,它们的生存与发展值得政府关注。最近,国家环境局也鼓励以非牟利形式管理小贩中心的社会企业与合作社,竞标淡滨尼民众设施综合站(Our Tampines Hub)的小贩中心,希望这有助于降低中下层的消费负担。

代表我国四大社群的自助团体(华社自助理事会、回教社会发展理事会、印度人发展协会和欧亚人协会)去年11月联合成立合资公司,计划在2020年之前,在全岛各地设立30个校内托管中心,为中低收入家庭和有需要的学童提供良好的课后学习环境。该合资公司目前已接管六个校内托管中心,下个星期一小学开学时,另增加四个。由于我国年轻夫妇组成的“双薪”家庭越来越普遍,学童在放学后的托管需求跟幼童托管需求一样殷切,这为社企带来拓展的机会。四大社群自助团体本来的服务重点是在为学童提供额外的补习,它们联手进军学童托管服务是顺理成章,同时,这也加强它们之间的合作,促进不同社群的融洽关系。

教育部的目标是,到了2020年底,所有小学都会设学生托管中心,因此,这个领域是一块大饼,足够其他私企分享。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