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缅甸须有缓和宗教冲突对策

社论

2016年6月27日

缅甸上周四再次发生佛教徒攻击穆斯林的暴力事件,约200个佛教徒攻击中部勃固省一个村庄的一座清真寺,并闯入住着约150人的穆斯林社区大肆破坏,迫使约70名穆斯林逃到警察局过夜避难,这令外界担心类似2012年大规模反穆斯林动乱会重演。

这次动乱起因是穆斯林族群要在当地建一所伊斯兰学校,互相为邻的一名穆斯林男子和一名女佛教徒,为了此事爭论起来,结果延烧成大祸。自殖民时期以来,缅甸就一直处在宗教族群紧张关系中,时不时发生的反穆斯林暴力事件,更凸显缅甸转型过程中的黑暗面。

自2011年前军人政府将政权移交文职政府后,缅甸暴力冲突就大增。2012年,中部和西部地区爆发严重宗教冲突,位于西部若开邦是信奉伊斯兰的罗兴亚人集中的省份,这起宗教暴力冲突造成至少190人死亡,10万多人流离失所,约14万人至今仍棲身难民营。

2013年3月,缅甸中部和东部地区再爆发大规模的两教严重冲突,很快演变为佛教徒攻击穆斯林的暴力事件,许多清真寺遭放火,穆斯林村庄被攻击,4月底,暴动延伸到首都,大群佛教徒攻击仰光附近城镇奥坎德几处罗兴亚人聚落和一座清真寺,少数民族被压迫情况引起联合国和国际社会极度关注。

由翁山淑枝所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在去年底大选胜利以来,缅甸穆斯林寄望新政府能提出民族和解方案,可以解决宗教种族冲突的困局,但在大选前夕强调民族和解时,翁山淑枝却没有提到罗兴亚穆斯林的困境,甚至指外国媒体小题大做。缅甸人中有九成人信仰佛教,穆斯林仅占4%,另外约5%信奉基督教,为了不想流失佛教徒选票,翁山淑枝对罗兴亚穆斯林处境一直保持沉默,这令国际人权组织非议不断。

在完成新旧政府权力交接,翁山淑枝4月在民盟正式执政前夕发表谈话,提说民族和解乃是新政府的首要任务,并即将展开和平谈判进程,但现在看来,制定经济政策吸引外资显然才是翁山淑枝更重要的任务,而新政府上台以来,欧美等国家对缅甸的外商直接投资的确不断增加。只是治理国家,包括正视宗教与种族课题的社会建设同等重要,翁山淑枝所领导的民盟迟迟未能交出治国蓝图,而她也尚未展示治国的理念,也尚未看出要如何解决纠缠不清的宗教冲突难题。

确实,缅甸首先必须民族和解,才能顺利推动政经与社会的发展,缅甸政府总结过去所发生的宗教暴力事件,得出的结论是应加强在诸如若开邦等事发地的安全部队部署,结果加强警力却适得其反,反而激起更多反伊斯兰的暴行,而内心的恐惧也促使了佛教徒发动一连串暴力犯罪。

不管是先民族和解,还是先进行政经与社会的发展,从新政府执政至今,缅甸还看不出会有什么有效的对策和实际的行动,来解开多数佛教徒反少数穆斯林的死结,让穆斯林能安全融入缅甸社会共同做出努力。

另一棘手的是,缅甸的80万罗兴亚人口,他们多是1948年后从孟加拉移入,因语言与文化不同,缅甸政府不承认他们的身份,罗兴亚人不能任公职、受高等教育或隨意迁徙, 孟加拉也不让他们跨过边界,可说是无国籍人,处境堪怜。缅甸佛教徒一直希望政府驱逐罗兴亚人,在2013年的宗教冲突中,缅甸极端佛教徒放弃非暴力的宗教理想,鼓吹穆斯林威胁论,散布对穆斯林的敌意和恐惧,引发罗兴亚人为躲避宗教暴力出逃的难民潮。

缅甸佛教极端主义与宗教无关,却与种族主义有关 ,居住在缅甸但与缅甸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士,向来一律被视为外来人,而这样的观点持续存在,与此同时极端佛教徒不断散播反穆斯林和伊斯兰的错误信息时,却没有受到任何法律制裁,这将拦阻缅甸结束分化走向团结之路。当缅甸社会继续被一个披着宗教外衣的民粹政治力量所主导,宗教和种族矛盾问题不可能得到彻底的解决。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