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中俄合作与欧盟分家

社论

2016年6月28日

就在英国脱欧公投成绩于6月24日揭晓之际,俄罗斯总统普京6月25日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并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了三份联合声明,分别强调两国相互支持的战略关系、反对美国在全球的单边行动,以及双方在互联网领域的合作。中俄关系趋近,与两国要平衡美国的战略需求有关。与此同时,作为二战后支撑西方自由世界国际秩序重要机制之一的欧洲联盟,却因为英国决定脱离而出现裂缝。国际地缘政治是否已经开始发生地壳式变动,其全球性影响势必将越来越为各国所感受到。

这是普京自2012年再次出任俄罗斯总统以来的第五次访华。由于碰上英国公投脱欧冲击世界金融市场,并引发普遍性的政治恐慌,在时机点上特别引人关注。特别是普京与习近平6月23日刚于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参加上海合作组织峰会时会面,两人的频密互动形象地反映了两国关系的友好。有报道称,两人在北京所签署的中俄联合声明,“支持”一词出现了18次,包括在“彼此核心利益问题上相互坚定支持”,透露了项庄舞剑之意。

两国关于加强全球战略稳定的声明,所指对象则更呼之欲出。尽管没有指明美国,声明一系列针对性非常强烈的指控,却意在言外,包括反对“建立封闭性贸易组织”“实行单方面制裁”“通过非法的外部干预对任何国家实施政权更迭”“在东北亚地区加强军事存在”。这同俄罗斯因克里米亚危机遭遇美国制裁,中国不满美国借南中国海主权争议介入东亚事务,以及美国在战略上对中俄形成围堵等作为,无疑息息相关。

虽然普京此次访华,两国签署了经贸、外交、基础设施、技术创新、农业、金融、能源、媒体、网络、体育等领域30多项合作文件,普京和习近平的私人情谊也不断加深,却并不能改变中俄在地缘政治上的结构性矛盾。中俄超过4000公里的接壤边界,以及数百年的领土争议历史所构成的复杂利益和情结,无法轻易全然化解。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在莫斯科眼里就有可能削弱俄罗斯在中亚的传统领导地位。可以说,中俄的进一步友好,相当程度是因美国的压力所促成。

经贸上的数据尤其说明了这个现实。俄国在去年共吸引5亿6000万美元的中国资金,这只占中国去年对外投资总额的0.5%;而中国去年投资美国的金额则高达150亿美元。俄国在去年从中国共获得180亿美元的贷款,居俄国外来贷款的首位。但对比2013年乌克兰危机爆发而与西方交恶前,俄国从欧盟与美国所获得的贷款,高达2610亿美元。换言之,中俄各自与西方世界的经济关系,远比双边关系更为密切。

当然,这一切或许会因为英国脱欧而发生变化。欧盟的意义,在于扮演二战后殖民地纷纷独立、国际共产主义全面挑战,西方世界能继续主导国际秩序的中流砥柱角色。连同诸如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北约、七国集团、世界贸易组织,乃至联合国等国际机制,欧盟确保了以美国为首、奉行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阵营,得以延续掌握国际话语权,避免类似中俄等超大型国家分庭抗礼。

英国脱欧,不仅动摇了战后的这一国际秩序,也为中俄等非西方世界国家创造了机会和空间。欧盟如何善后,美国怎么回应,都将决定世人所熟悉的既有秩序,能否平顺运转和过渡。脱欧的既成事实已经覆水难收,长远的地缘政治影响还有待判断,但中俄等大国合作所能够发挥的能量,却因而扩大了。这种足以带来深远改变的趋势,会否以和平的方式进行,将是今后国际社会重大的挑战。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