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保增长是全球经济要务

社论

2016年6月29日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增长持续疲弱。全球生产总值的实际增长率在2014年是3.4%,隔年是3.2%,今年预估是3.1%,比1996年至2006年期间的平均3.9%低。不论是发达经济体或新兴经济体,在过去几年都呈现经济下行的态势。

尤其令人担心的是,全球经济增长的前景还是相当暗淡。在全球金融危机后,发达经济体采取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为市场提供流动性,以刺激经济增长。虽然这些措施纾解了市场的流动性及资金短缺的问题,但也为全球长期的经济增长,带来新的问题。

国际清算银行在最新的报告指出,全球经济正面对高负债、低生产率和政策调控空间缩小的风险。这个代表全球中央银行的组织表示,生产力增长过低,就难以提高生活水平;全球债务达到历史新高,则加大金融市场的波动,并压缩政策的调控空间。它表示,在英国举行脱欧公投之前,这三位一体的风险已经在全球经济显现出来。

在很大程度上,最近几年来在全球掀起的反全球化浪潮,是经济增长疲软态势的一个投射。全球化加速资金与人员的自由流动,提高了经济的效率,原本是一个利好的因素。但是,长期低利率的环境导致资金的错配及产能过剩,加上收入差距拉大压抑了总需求,导致经济复苏脆弱。此外,经济增长缓慢以及科技的使用,加剧了失业以及收入差距拉大的问题。因此,全球化意味着更剧烈的竞争,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反全球化的情绪应运而生。

反全球化改变了不少国家的政治生态,特别是发达经济体。在这些国家,街头政治骑劫了传统的政党政治。左派的激进分子占领华尔街,以宣泄他们对收入差距的不满,而右派的激进分子则仇视外来移民,归咎他们抢饭碗。另一方面,民粹主义的滋生改变了政党政治的游戏规则,它不仅助长了政治平庸化的趋势,也使到政治中心在左右极端势力的拉扯下,失去了主导的力量。在上个星期英国举行脱欧公投中,这个发展趋势赤裸裸展示在世人眼前。

副总理兼经济及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指出,英国公投凸显了全球各地,特别是成熟的民主国家,正酝酿一种新式政治。民众对体制日益不满和疏离,对政治中心的信任以及社会中的互信和共识也日渐薄弱。随着政局的分裂,极端政治将更受欢迎。他表示,要解决这个问题,政治中心必须了解普通民众面临的挑战,正视人们对就业和安全的渴求,并在移民和保存身份认同之间取得平衡。

但关键还是要把蛋糕做大,政治中心才有足够的资源,满足人们对就业和安全的需要。因此,维持一定的经济增长,至关重要。否则,民粹主义及极端政治抬头,轻则导致保护主义的滋生,重则可能加剧地缘政治的冲突。不论是保护主义或地缘政治的冲突,都会将平庸发展的全球经济,推向深渊。

尽管反全球化的浪潮此起彼伏,但我们同处于一个地球村,已经是一个不可逆转的事实。因此,全球的经济体有必要进行协商及合作,共同推动经济增长,让人们分享到全球化的红利。当然,要解决多年来累积的全球经济失衡及高负债率问题,涉及不同经济体的利益,并非易事。但在反全球化浪潮的挑战之下,全球经济保增长已经不是一个口号,而是现实的迫切需要。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