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已沦为以暴易暴的美国执法

社论

2016年7月9日

美国本周又连续发生两起黑人被警察开枪击毙的案件,并在全国各地引发黑人示威抗议行动。更令人震惊的是,星期四晚在得克萨斯州达拉斯的一场示威游行,竟演变成12名警察遭枪手伏击,其中5人伤重死亡的惨案。美国警方形容这是一次恐怖袭击。

据报道,在上述两起案件中,被打死的两人身上都带有枪支,但是并没有迹象显示他们要向警察开火。网上曝光的手机录像显示,其中一名死者是在被警察扳倒在地制服后遭当场打死,这不免引起众怒并触发示威游行。

在美国,黑人被警察枪毙的个案可谓层出不穷,每当有此类案件发生,也都免不了出现黑人集体上街示威抗议。但这回在示威现场出现多名狙击枪手埋伏在高处,同时向在场的警察开枪,一口气射中12名执法人员,却是前所未闻。

这显然是一次有计划的伏击行动,也可以说是报复行动,意在造成最大的伤亡。这起狙击警察案是否意味着长期以来一直在发酵的执法暴力问题,已经发展到一个拐点?所谓以暴易暴,不知其非矣!由于黑人被警察枪杀的个案不断发生,虽经群众再三抗议却未得到妥善解决,终于酿成此次惨剧。

对即将卸任的美国首位黑人总统奥巴马来说,这应该是他胸口永远的痛,因为他在任至今八年,虽然多次痛心疾首誓言要控制枪支,要制止类似案件的发生,但至今都没有取得任何的进展,枪击案反而有恶化的趋势。

针对本周发生的这两起案件,奥巴马再次高呼必须改革犯罪司法体系。他指出,这绝不是孤立案件,而是暴露了犯罪司法制度中种族差异的问题,这个问题年复一年存在,已经导致执法部门和社区之间的相互不信任。

平心而论,美国社会这个独特的问题是复杂的,不能把责任完全推在执法部门身上,它既含有执法暴力的因素,也与美国的种族差异(尤其是黑白差异)以及枪支文化紧密相关。这几个主要因素又互为因果,因此,所提出的解决方案往往过于简单,给人的印象是治丝益棼,局面甚至可能已走到了失控的临界点。

美国社会的黑白人矛盾从历史演变到今天,社会分化是显而易见的,这包括贫富差距,酗酒、嗜毒、犯罪等问题,许多黑人至今仍被困在社会底层,他们聚居的贫民窟也成了罪恶的渊薮。黑人的犯罪率之高,与他们在人口中所占的比率完全不成比例。

与此同时,美国又是个枪支泛滥的社会,即便一再发生死伤惨重的枪击案件,美国国会仍然否决了奥巴马政府提出的管控枪支法案,共和与民主两党在这个问题上也一直龃龉不断,无法达致共识。枪击案不断发生,于是造成了更多人觉得有必要买枪自保的恶性循环。

在这样一个枪支泛滥的社会里,不难想象警察等执法人员所面对的人身安全挑战。美国警察不可能不知道以暴易暴必带来恶果的道理,但在面对嫌犯的时候,个人安全势所难免成了首要考量。但一些个案也显示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即一些执法人员动辄开枪,其实掺杂了种族偏见的因素。这也即是奥巴马总统所指的犯罪司法体系中的种族偏见问题。

种族歧视,种族矛盾和种族分歧在美国社会可谓积重难返,这是个单靠政治正确或各种平权措施所无法解决的复杂问题。我们可以从中汲取的教训是,种族歧视一旦变得根深蒂固,要扭转是非常困难的。而在一个多元种族社会里,任何一个种族如果在发展中被抛在后头,必将带来无穷无尽的社会矛盾,美国执法暴力及其引发的反弹,正是最好的写照。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