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宜居”关乎新加坡永续生存

社论

2016年7月13日

李显龙总理前天在李光耀世界城市奖和李光耀水源荣誉大奖颁奖晚宴的座谈会上宣布,政府将注资95亿元提升我国的水资源与垃圾处理基础设施,包括深隧道阴沟系统第二阶段工程和综合废物管理设施;我国也将同时发展水务业科研工作,进一步保障本地水资源可持续性、加强水资源管理系统。

水资源的开发和垃圾处理关乎全球人类的生活品质,这不只是城市人口的问题,更是乡村和农业地区人们的生存挑战。宜居城市的概念今天是各个国家所关注的重点,但是,对许多国家而言,城市的发展经常是“把快乐建筑在乡村人口的身上”,城市和乡村生活水平的差异日渐扩大,非城市人口的生活素质被抛在后头。缺乏干净的食水和现代化的卫生设备,以及垃圾没有得到很好的处理,就没有生活品质可言。居住条件差的地区由于远离城市,城市人“眼不见为净”,世界上大多数人口的基本生存权利因而被忽略。

各国城市改善宜居的努力必须能够在更大范围惠及非城市人口,宜居城市必须能够带动人类的生活品质的提升,非城市人口有同等权利享受干净食水和卫生的环境。新加坡是个城市国家,因此,我们在谈宜居城市的概念时事实上也是以提升全体国人福祉为目标,宜居的课题在新加坡甚至是国家生存的关键。城市宜居环境若缺乏永续性,外国投资家就不再优先考虑新加坡,这里也难以吸引足够的各领域人才。

经过多年的努力,新加坡已经把缺乏水资源的弱点化为优势,这方面的设施和科研投资仍是今后的重点,对经济发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政府过去10年投入4亿7000万元资助水务业的科研项目,使得该产业产值从6亿元增加近三倍,达22亿元,超出原来的17亿元目标。李总理宣布政府将拨款2亿元发展水务业,预计到了2020年,该产业产值将达28亿5000万元,就业人数也将增至1万5000名。新加坡必须不断开拓水资源科技新领域,扩充人才,才能谈到水资源科技的商品化,向全球市场进军的问题。

有鉴于全球非城市的广大地区所面对的水资源问题更为迫切和复杂,现在正是新加坡水务业和水资源开发的科研工作大展拳脚的时候。

除了城市宜居的永续性问题之外,我们面对的更严厉考验是全球气候变化带来的生存威胁:到了本世纪末,新加坡的每日平均气温预计将增加1.4摄氏度至4.6摄氏度,海平面预计上升0.25公尺至0.76公尺。我国的平均温度再上升一两度,对国家的影响既深且广,可以想象的是,由于人们更加依赖空调,而加重能源的消耗。热上加热的天气,会影响新加坡对外国人的吸引力,也可能促使更多国人移居到气候更宜人的国家。

至于海平面的上升问题,我国多年前已开始思考应变的方案,像荷兰那样在岸外建堤坝阻海水“入侵”也是我国参考的对象。现在各项重要设施的发展都必须把淹水的因素考虑在内,如樟宜机场第五搭客大厦所在地、大士码头的填海地段都必须垫高,这意味着更重的成本,更长远的投资。

从水资源开发到应付气候变化都难免涉及庞大金额和跨世代的规划,没有经济增长是无以致之的;而这些方面的投资取得成功的话也能化为丰厚的回报,进一步推动经济发展,以及强化新加坡的国际地位和永续生存的机会。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