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南中国海争端仍须政治解决

社论

2016年7月14日

海牙仲裁庭做出了对菲律宾有利的裁决,完全否定了中国提出的“九段线”,并认为包括太平岛在内的所有南沙群岛岛礁都不是岛屿,只是法律意义上的岩礁。这就意味着争端各方声称拥有的岛礁,只能有12海里的领海,而不能有2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裁决也指中国在南中国海的行为不仅违反了菲律宾的主权权利,还破坏了该海域的生态环境。

一如所料,中国拒绝接受裁决,并重复它一贯的说法,即南中国海诸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中国在南中国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在任何情况下不受仲裁案裁决影响。菲律宾表示欢迎仲裁庭的裁决,不过其外交部长也不忘吁请国人保持克制与冷静,同时也表示菲国将致力于和平解决争端。

尽管“胜利”的一方难掩喜悦之情,“失利”的一方则必然愤慨有加,但从两国政府领导人初步的反应看,双方都保持了适度的冷静和自我克制。对于涉及领土课题的纠纷,有关各方要保持冷静并非易事。但对于这样的一个裁决,双方目前却最需要一段冷静期,以避免政治误判,或出现彼此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态发展,包括防止有关课题被所谓的“鹰派”所挟持而朝更加激化的方向发展。

菲律宾刚换了总统和政府,新政府在上任之初就立即向中国释放了善意,表示不管裁决如何,都会同中国恢复直接协商。相信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紧张情绪。中国方面自然必须礼尚往来。中国外长王毅说,中国注意到菲律宾新政府愿意恢复协商对话的表态,中国将与菲律宾推动两国关系尽快重回健康发展的轨道。中国国务院昨日发表《中国坚持通过谈判解决中国与菲律宾在南海的有关争议》白皮书,也是积极的动作。假如两国能循此理性渠道处理问题,相信更能取得实质性的成果。

领土或主权纷争,向来是国际关系中最棘手和敏感的课题。因为这类课题最易激起民族主义情绪,也最易成为政党和政治人物操弄民意的工具,更容易成为国际政治中的博弈筹码。南中国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纠纷,自然也难以避免受到这种种复杂因素的纠结和困扰。因此,虽然中菲两国政府目前都表现克制,但接下来仍需面对管控国内民族主义情绪的挑战。

中菲两国都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签字国,因此,都有遵循公约的义务。在理想的情况下,两个国家出现海洋权益争端无法达致共识,最好是一起同意将争端交给国际法院仲裁。但菲律宾这回是单方面行事,中国一开始就拒绝赴会,因此,形成了单边诉讼,尽管仲裁庭可以听讯并做出裁决,少了一方的合作,自然不可能取得两全其美的结果。

历史上,强国甚少心甘情愿接受国际法院的不利裁决。身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俄罗斯、英国与美国等,均曾出于自身国家利益考量,做出不尊重国际法的不良示范。但要和平崛起做负责任大国的中国是否也要走上这样的老路呢?危机也可以是转机,和阿基诺时期不一样的是,中国现在有了菲律宾愿意重返协商谈判的善意,它必须善用这一善意,和菲律宾依循海洋公约共商妥协方案,真正做到使南中国海成为和平之海。

总的来说,有关争端最终还是需要寻求政治解决,这就需要各方的政治智慧。南中国海的争端,如果放在整个中国和亚细安的共同利益的大棋盘上来衡量,可谓小大分明,因此,包括中菲在内的主权声索国,无论如何不能因小失大,小不忍而乱大谋。反之,回归协商,各退一步,妥协共赢,方为正道。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