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法国尼斯恐袭的教训

社论

2016年7月18日

尽管性质和细节有许多不相同处,7月14日在法国尼斯发生的恐怖袭击案,恐怕是2001年美国纽约九一一恐袭以来,最震撼发达国家人心的一起暴行。诚如在九一一之前,没有人会相信民航机能够被用作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一样,尼斯恐袭使用大卡车屠杀欢庆的人群,也是人们所始料未及的。它不但意味着日常生活周边看似无害的物件,可以被心怀不轨者用来滥杀无辜,也标志着发达社会的人们要如常生活,必须要承担更大的风险。

经历了去年11月血腥的巴黎恐袭后,刚安然举办了足球欧锦赛的法国在安保上如临大敌,不料却在紧接球赛落幕后的国庆日,再次遭遇惨无人道的攻击。原来即将在本月26日结束的三个月紧急状态,因此被迫延长三个月,法国总统奥朗德无奈地表示,“整个法国仍然在恐怖主义威胁之下”“法国正处于战争之中”。换句话说,虽然境内并没有战火,法国人却无法再继续享有和平的生活,而必须无时无刻警惕飞来横祸。在这个意义上,恐怖分子可说是取得了胜利。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在叙利亚及伊拉克的前线,由美国支援的反恐战争,对伊国组织已经造成不小的打击。西方各国的情报共享,也在一定程度上有效地预防了各自国内的恐袭。但是,尼斯恐袭或许为全球反恐努力带来新的难题。法国内政部长卡泽纳夫昨天透露,根据尼斯恐袭凶嫌的朋友和家人的证词,育有三个孩子、与妻子离异、性格孤僻且暴戾、生活不如意并酗酒的凶嫌布赫勒伊,似乎“很快就变得激进”。他之所以突然发动血腥恐袭,很可能并非有长时间的预谋。

伊国组织一如既往,试图利用承认尼斯恐袭来为自己壮声势,但至今的证据显示,布赫勒伊或许同该组织没有多少关联,更多是为了从失败的生命里寻求意义,在自我激进化后迅速走上歧途。这无疑为反恐工作带来巨大的挑战。因为类似布赫勒伊这样的案例,犯案者犹如突然恶化的癌细胞,事前几乎难以察觉,且病变后快速发作,令情报和安全部门防不胜防。发达国家的后现代社会性质,使得失去传统人际关系网的个人更容易感觉异化,加上极端思潮盛行于互联网,他们随时都可能变成破坏力强大的定时炸弹。

针对法国内政部长卡泽纳夫形容尼斯恐袭是“新的袭击方式”,因而“对付恐怖主义是极端困难的”等结论,李显龙总理就严肃地指出,尼斯恐袭尽管令人震惊,但却不在意料之外,恐怖分子有一天也可能突破我们的安全网,新加坡“不会永远幸免”。所以,国人不能再把居安思危当成老生常谈,需要更认真地看待恐袭的威胁。我们更必须强化心理防卫,确保在事件发生时不自乱阵脚,维护来之不易的社会和谐。

在这类重大的问题面前,个人自然显得渺小并感觉微不足道。但是,这并不等于我们就只能坐以待毙。平日在外时多留意周遭的环境,改变自扫门前雪的冷漠心态,在公共场所发现异于寻常的人事物时,主动提醒场地的负责人。只要更多人发挥公民意识,社会的整体安全将会有所提升。

尼斯恐袭的教训表明,要维系开放社会的生活,必然得承担更大的成本。作为国际都会,我国已经有不少人潮聚集的闹区,近来更为了鼓励减少用车,也在周末关闭一些街道供人们休闲使用。一个思维走火入魔的人,加上一部不难取得的大卡车,就足以造成难以挽回的后果。但是,我们也不能因此草木皆兵,采取削足适履的应对办法。要避免杯弓蛇影的不必要恐慌,政府与民间都责无旁贷,提高警惕地如常生活。

热词 :

尼斯恐袭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