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土耳其局势诡谲多变

社论

2016年7月19日

上周五夜(7月15日)土耳其爆发了大规模军人政变,导致200多人死亡,1000多人受伤。在度假中的埃尔多安总统迅速地在伊斯坦布尔现身,声讨政变军人,指他们为叛徒,并通过手机视频号召人民上街反抗政变,他一呼百应,无数群众在首都安卡拉和伊斯坦布尔街头集结,高喊反政变口号,甚至组织起来围攻各处的叛变军人。一场政变面对“人民的力量”来得快,去得也快,却给人留下几个疑团。

其一是,此次的政变虽说是由“一小撮军官”发动,但除了逮捕数千名军人,多个地方多达700多名法官和检察官也因涉嫌参与而被捕。政变军人兵分几路,以坦克和攻击型直升机发难,攻打安卡拉的情报总部和国会大厦,占领伊斯坦布尔的博斯普鲁思大桥,如此涉及多个军人的大规模袭击,事先竟没有漏出任何风声,是个奇迹。

其二是,平民在亲政府军队的支援下,参与平乱,速度之快也是个奇迹。

其三是,主导政变的幕后黑手没有迅速曝光,显示这次的政变因素并不简单。土耳其政府一开始把矛头指向流亡美国的伊斯兰领袖费图拉·居伦,美国“欢迎”土耳其提供证据,而土耳其也没有向美国要求引渡居伦。过后,主谋的嫌疑又转向一空军将领。

土耳其曾经是政变频发的国家,过去56年来共发生六次政变,其中三次政变成功,三次(包括这一次)失败,几乎是每10年一次政变。土耳其军队负有捍卫民主和政教分离的使命,但也正因为它对政治的影响力,而倾向于干预政治。

军队在土耳其的政治中举足轻重,总统能否管好军队,决定了内部的安全。过去13年来担任过总理的总统埃尔多安凭其个人强悍作风拨乱反正,清除异己毫不手软,而埋下祸根,树立不少敌人,反对党也经常批评他独裁。尽管这一回的政变中,反对党跟他站在一起,但土耳其未来还存在变数,这是埃尔多安政府不能掉以轻心的。西方迅速警告埃尔多安不要罔顾法纪,以残酷手段肃清反对势力,实是对埃尔多安有充分的了解。

跟伊拉克和叙利亚为邻的土耳其,一方面直接面对伊斯兰国恐怖主义和难民潮的威胁,另一方面,它自1984年以来也受库尔德族争取独立斗争的纠缠,就在上个月,伊斯坦布尔国际机场便发生三名枪手开枪和引爆炸弹攻击事件。

身为北约的一员,土耳其在2014年加入反伊国组织的军事行动,西方希望见到土耳其继续作为一个高度世俗化的回教国家,有一个强势的世俗化民选政府,以发挥安全屏障的作用。美国和欧洲因此对埃尔多安有一种矛盾的情结,既需要他的合作,又对他存有顾忌。

虽然没有证据显示,这次的政变军人跟极端回教主义势力有关联,但它肯定是对埃尔多安世俗化政府不满的具体爆发,幸好政变在“人民的力量”面前迅速瓦解;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土耳其人民珍惜土耳其的世俗化,目前的经济困境也没有给反民主的势力太大的机会,是土耳其此次政变不幸中之大幸。

土耳其地处欧亚大陆之间,历来是东西方文明交汇的重要国家。一个稳定的土耳其才能作为中东与欧洲之间一盏“稳定的明灯”,造成重大伤亡的反民主军事政变应受到谴责。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