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南中国海解铃还须系铃人

社论

2016年7月20日

南中国海仲裁案的当事国两造在仲裁结果于7月12日公布后,均公开表示愿意协商解决分歧。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委任前总统拉莫斯为特使,到中国商讨双边谈判事宜。被中国视为“幕后黑手”的美国则通过媒体放话,透露国务卿克里、国防部长卡特等高级官员私下劝说菲律宾、印度尼西亚、越南等亚洲国家保持克制,以免加剧南中国海的紧张局势。美国军方也发布海军作战部长理查德森访华,与中国海军司令员吴胜利会面的消息。这些迹象显示,各利益攸关方力图化解仲裁案所可能带来的冲击。

北京毫无意外地重申了对仲裁结果不承认、不接受的立场。虽然在仲裁结果公布前,中国海军于海南岛至西沙附近海空域举行实兵实弹对抗演习,吴胜利更亲自登舰坐镇指挥,但在结果公布后,除了在南沙的美济礁和渚碧礁新建机场起降民航机,由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发出“根据自身受到威胁的程度”,可能划设南中国海防空识别区的警告外,反应大体理性克制。面对网上群情沸腾的民族主义喧嚣,军方还出面辟谣解放军进入战前状态。国新办更发布中国政府第一份关于南中国海的白皮书,强调坚持通过谈判解决主权争议。

相较于民间的欢天喜地,马尼拉官方同样态度审慎。外长雅赛昨天透露,中国外长王毅在上周于蒙古出席亚欧领导人峰会时,建议中菲双边对话,但前提是不能涉及仲裁庭的裁决。雅赛还表示,王毅警告说若马尼拉继续支持仲裁庭的判决,中菲有可能走向对抗。虽然雅赛表示无法接受设有前提的双边对话,却仍然对两国的协商怀抱希望。鉴于当前的形势,王毅的前提和警告,也可视为外交谈判的手段。整体来看,中国也没有关闭对话的大门。

吴胜利在会见理查德森时,形容南中国海主权权益“事关我们党的执政基础、国家的安全稳定、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绝对不会做出让步;也强调在南沙的岛礁建设,不会如美国所呼吁的半途而废。这番话的意义,其实同仲裁结果类似。它进一步厘清了问题的性质与各方的外交底线,积极而言,反而有助于后续的对话和协商。中国安排理查德森参观航母辽宁舰,展现了北京对美的友好和开放态度,也显示中国重视与美国共同管控危机。

美国高官在仲裁结果公布后对东南亚国家的外交规劝,以及军方即刻主动同中国开启直接对话,反映华盛顿在南中国海课题上无意进一步刺激中国。美国官员在对媒体吹风时表示,呼吁东南亚国家克制的用意之一,是避免坐实关于美国要串联其他国家一起围堵中国的不实指控。对美国而言,仲裁结果已经达到了其阶段性目的,在法理上否定了中国的“九段线”。

尤其关键的是,身为主角的菲律宾在新政府上台后,完全推翻了前任政府根据美国剧本演出的做法,而是从菲律宾自身的国家利益来重新规划对华外交。中国尽管表面上立场坚定,暗中其实也就仲裁结果做出了调整——在7月12日之后的所有官方论述里,包括12日回应仲裁结果所发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声明》,都不再提及“九段线”。这一模糊的态度,实际上为各利益攸关方的协商创造空间,有助于后续的积极发展。

正因为中菲双方的理性和克制,向包括美国在内的各方发出清晰的信号——主权争议必须通过和平的手段解决。这股清醒的意识,或许在仲裁结果公布后的各种喧哗中被掩盖,但是其潜藏的力量终究要显现出来。接下来难免还会出现各种杂音,但和平解决争议,应当是各方可以期待和必须坚持的主旋律。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