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新隆高铁应有共同遵守商业模式

社论

2016年7月21日

三年前由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两国领导人提出的兴建新加坡-吉隆坡高铁的构想,终于取得实质进展,两国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公布了两国历来最大的合作项目中的许多细节,估计耗资600亿至650亿令吉(约203亿至220亿新元)的工程可以成为两国关系发展的“定海神针”。

李显龙总理前天在吉隆坡与纳吉首相共同见证两国部长签署新隆高铁备忘录,正式的签约则订在今年底,长达七年的建造工程将在2018年启动,2026年高铁正式投入运作。10年后,新隆两地“90分钟生活圈”的愿景,肯定叫两国人民兴奋和殷切期待。高铁计划标志着两国关系的进一步发展和经济、民间交流的一体化,两国若缺乏高度的诚意和政治意志力是无法推行如此庞大计划。

高铁计划协定一旦签署之后,双方应该秉承互惠互利的合作精神去应付任何可能出现的挑战,双方也可以预期计划的落实不可能一帆风顺。这是国家级的商业合作,可作为两国政治、经济合作的典范,所以,两国投下的不只是庞大金额,还有两国的国际信誉和形象。

这个高铁计划属跨国项目,牵涉到设施建设、营运、设备成本、维修和服务收费等等不同的层面,细节复杂和操作难度高,可供国际公司竞标的工程不只两个。自新隆高铁项目的构想提出以后,中国、日本、韩国和一些欧洲国家已经表达竞标工程的意愿,他们代表着不同的经验和科技水平。

如何确保招标过程公平和透明,无疑是两国人民和潜在竞标者目前所最关注的。李总理前天在吉隆坡说,这方面有待敲定,“需要双方展开讨论,包括计划结构、招标方式、招标顺序、招标内容以及投标书评估……”公开透明的原则是基本的要求,但实际上如何确保这个原则获得尊重,两国从领导层到高层官员都必须从许多细节的不断讨论中取得磨合,从而发展出一套共同遵守的商业模式。也正如纳吉所说的“这关乎两国的形象和信誉”,投标书的评估也需要一套明确的审核标准,有待双方制定。

备忘录就高铁计划的技术、融资、运作和监管框架公布了具体的内容,如两国政府各自负责承建和维修境内基础设施及高铁站。全程350公里的新隆高铁,新加坡境内的路线虽然只有15公里,最终若如预料的是建在地下的话,则其建造成本也有可能比马国境内335公里建在地面的路线成本还高,再加上土地价值的差异,这些可能构成服务收费的考虑因素。

高铁计划在建造过程和实际运营之后,许多方面都需要双方随时针对服务、技术和维修等事项进行协调,备忘录里提到设立两个不同的委员会处理不同的问题。也许设立一个部长级的联合委员会有其必要,新加坡与中国的国家级项目都由部长级联合委员会监管。

新隆高铁营运之后,两国日常事务性的合作又添多一项。新马警方的合作关系一向非常密切,甚至不受政治因素所干扰,高铁系统的合作亦当如此。

新隆高铁路线从布城以下,经过芙蓉、爱极乐、麻坡、峇株巴辖和依斯干达布蒂里等小镇,将会直接分享高铁的经济效益,而且它们的利益辐射圈将会扩大到周边的其他地方,柔佛州大力发展的依斯干达经济特区也将更增添动力。将来拜高铁所赐,新加坡人能够更快更方便地把日常的活动范围扩大到柔佛州的多个小镇,突破弹丸小国生活空间的局限。

新隆地铁开拓全新的未来场景,也难免加重了双方面对的安全挑战,这应该在新加坡的全套安全考量中,以避免防恐的安全网出现疏漏。

热词 :

新隆高铁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