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印尼何故瞎猜疑?

印度尼西亚政府本月18日正式启动具有争议性的税务特赦计划,以吸引海外资产回流。公司或是个人只要赶在明年3月底之前,主动申报国内资产或将海外资产申报并转移回国保留至少三年,只需缴税2%至5%;若是将申报资产留在国外,税率则是4%至10%,远低于顶级收入者的30%税率。无论是公司资产和个人资产越早申报,特赦税率就越低。

这项计划对公司或是个人都具有一定的吸引力,但政策收效多大,也许得视印尼本身的经济发展前景。

印尼国内从政界到官员普遍以为,不少富豪和公司机构为了逃避税务,长期以来把钱存在新加坡。据估计,约有2000亿美元(约合2688亿新元)的印尼资产留在新加坡。印尼国内部分人认为,存在新加坡的印尼资产当中,不少有洗黑钱或是逃税务之嫌。印尼也基于这一点,多年来一直争取跟新加坡签订双边引渡协议,希望借此阻吓印尼资产流向新加坡。

印尼的税务特赦,为了刺激国内经济发展动力,无可厚非。但明眼人也看出,这项政策有意针对新加坡,新加坡财富经理便担心这可能导致本地财富管理市场出现资金外流。

新加坡的任何反应必定在印尼的关注当中,或许他们还担心新加坡会采取反制行动。

新印经济关系密切,印尼税务政策对新加坡难免会有影响,冲击有多大,还得经过几个月时间才能看得出来。

但新政一出台,印尼随即对新加坡作出了语气严厉,相当无稽的指责和没有根据的猜疑,显露的是他们的心理作祟,他们“条件反射”地以为新加坡一定会想方设法拖他们的后腿。

印尼刊物Business Indonesia在19日刊登一篇与税务特赦计划有关的报道,说“……新加坡政府甚至正在拟定策略,津贴那些在新加坡存有资金的印尼人,让他们只申报资产,而不把资金调回印尼,以妨碍这项法律的推行。”报道引述印尼财政部长班邦的话,说他“不怕新加坡这个弹丸小国”。我国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在面簿上回应了班邦的言论,财政部和金融管理局前天也发表联合声明,驳斥印尼那些报道,并说新加坡没有削减税率,也没有修改任何政策,以应对印尼的税务特赦计划。

另一方面,《雅加达环球报》前天报道,印尼征税中心(CITA)执行总裁尤斯迪努斯声称他从印尼商人口中得知“一些银行派出的私人代理称银行会支付(申报资产和调回资金之间)税务差异”,他针对的是新加坡银行,银行的任何反应实属商业行为,印尼若有猜疑应通过正常管道,让新加坡进一步调查银行的做法有无违规之处。

新加坡是本区域的重要金融中心,重视国际机构的评级,维护金融业的形象和声誉不遗余力。我国财政部和金融管理局的声明中,不忘强调我国认同对抗洗黑钱和交换信息的国际标准,若有涉嫌跨境逃税的个案,新加坡都会进行调查。

这次两国的龃龉可大可小,尚穆根仅是通过面簿贴文回应,并非通过正式的外交管道。语气虽有点不客气,但还是有所节制。

新印在许多领域是亲密的合作伙伴,两国关系值得珍惜,但是印尼一些政界人物每当对新加坡有所不满时候,就要“提醒”新加坡是个“弹丸小国”,如此既达不到恐吓目的,也模糊了问题的焦点,对解决印尼本身的问题毫无帮助。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