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土俄趋近的地缘政治意涵

社论

2016年8月11日

继续借流产政变来整肃异己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8月9日于莫斯科同俄罗斯总统普京会晤。两人同意要尽力让土俄关系恢复正常并向前发展。这是土军去年11月在同叙利亚接壤的边境,击落一架俄国战机并导致机师身亡,两国关系跌入低谷以来,双方领导人的首次会面。在普京因克里米亚半岛危机同西方交恶,埃尔多安又因为政治大肃清而遭欧盟诟病之际,两个政治强人握手言和,反映的不只是欧亚中东地区的地缘政治变化,更是二战以来国际格局的地壳移动。

执意要扳倒叙利亚阿萨德政权的埃尔多安,在俄罗斯军事介入叙利亚内战,扶植阿萨德抵御叛军的攻势后,一度对莫斯科采取强硬立场;击落在叙利亚执行任务的俄国战机,达到了对俄敌对外交的巅峰。这并非仅出于埃尔多安个人的政策意图。作为接壤的两个大国,土耳其与俄罗斯在历史上为了争夺霸权而征战不休。土耳其在地理上更是掐住了俄罗斯黑海舰队的出海口。战后东西方意识形态的对垒,也把土耳其推到了围堵俄国的西方阵营,成为北约重要的一员。

但是,冷战的结束开始动摇既有的区域秩序。北约在苏联和华沙组织解体后,一度失去了存在的理由与发展方向。欧元区的成立不仅削弱了北约的作用,更因为不是所有北约会员国都加入其中,无形中在两个体制之间制造了政治紧张。土耳其正因为欧盟会籍问题,特别是其国民的免签证待遇谈判,而同欧盟发生龃龉。埃尔多安利用政变集权的做法,更加引发欧盟对其不守法治和违背人权的指责。他则恫言要开放边境,让更多中东难民涌入欧盟相威胁。

虽然境内存在美军基地,也是美国监听俄罗斯军事活动的前沿,土耳其在政变后的对美关系却急转直下。埃尔多安指控流亡美国的土耳其伊斯兰导师居伦幕后策动政变,要求美国引渡他回国受审。华盛顿因为埃尔多安拿不出证据来支持政变指控,拒绝其要求。双方因而陷入外交僵局。埃尔多安对普京前倨后恭,背后不无向美国外交示威的考量。如果土耳其进一步靠拢俄国,势必对北约的安全形势构成相当的挑战。

无可否认的是,埃尔多安调整对俄姿态,也有内部利益在驱动。自从击落战机事件后,俄罗斯对土耳其发动经济制裁,限制国人到土耳其度假,一定程度地打击了后者的旅游业。伊国组织在土耳其展开连环恐怖袭击,更让占国内生产总值近13%的土耳其旅游业雪上加霜。对俄罗斯而言,自克里米亚半岛危机面对西方经济制裁后,因为国际原油价格下挫,也对依赖石油出口的俄国经济造成严重伤害。两国因而都有经济上的需要来改善双边关系。

土俄此时相互取暖,恐怕会进一步削弱美国对中东局势的主导力。原本因国内页岩油生产取代中东石油入口,加上“重返亚洲”战略而轻视中东地区的奥巴马政府,在阿拉伯之春失败后,已经对该地区表现得意兴阑珊。对比普京挥军介入叙利亚内战,美国的中东身影更是萎缩。如果土耳其又因为居伦问题而倒向莫斯科,二战后由美国把持的中东秩序必然将重新洗牌。在伊斯兰恐怖主义肆虐的当下,祸福恐将更为难测。

这个大趋势,也表现在二战后支撑国际体系的架构,正显得摇摇欲坠。北约、欧盟等重要机制,在土俄关系趋暖之际,以及此前英国的脱欧,或许会开始被边缘化。如果考虑到中国的崛起等因素,世界可能正进入另一个新的国际格局形塑期。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