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巩固各国反恐信息交流渠道

社论

2016年8月12日

由印度尼西亚和澳大利亚联办的反恐大会过去两天在峇厘岛召开,与会者来自20多个国家的部长。在全世界受到越来越严重的恐怖主义威胁的时候,这个会议来得及时,会上所提出的实质问题应受到国际的关注,一些建设性意见应认真落实。

这次会上提出两项迫切问题,其一是,慈善机构向战乱地区发放的经济援助,有可能被极端武装组织“劫持”的危险;其二是,各国在加强反恐信息分享方面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每当战乱引发了难民和灾区救援等人道主义的问题时,国际慈善组织便发动救援工作和物资发放,但许多时候并不能顺利地让受灾者得到援助,物资和金钱反而落入不法者手中,恐怖组织又利用非法取得的资金资助恐怖袭击行动。印澳的东南亚恐怖主义融资问题报告中便揭露,雅加达发生的一次致命恐怖袭击的资金,是来自中东的伊斯兰国组织武装分子。这类问题即使是个别例子,也会对安全造成巨大祸害。

反恐信息的交流并非新的课题,恐怖袭击从有组织性的计划到个人的“独狼”行动,使得恐怖分子行踪更加难以捉摸,这凸显了信息分享的迫切。所幸科技的发展,有助于信息交流进一步突破国界,国际间的合作还有很大的扩大空间。出席会议的我国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说,“新加坡向来提倡通过不同对话平台,加强与区域各国的沟通,各国情报机构应进一步加强联系,建立互通信息的有效渠道。”在恐怖主义威胁面前,各国警方和情报机构应是处在同一阵线上,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单独对付内部或是外来的威胁。新加坡是个开放型的国际都会,保安网络不可能做到“滴水不漏”,与邻国分享信息也就成为保安工作上重要的一环。

基于地理上的亲密关系,新加坡与马来西亚两国警方一向保持着密切的合作,不论是对付犯罪分子,或是防范恐怖分子,两国的信息交流渠道已经制度化,新加坡与印尼在这方面的合作也在加强中。印尼警方本月5日在峇淡岛逮捕6名恐怖分子,揭发他们涉嫌策划发射火箭炮袭击新加坡的阴谋。这最新案例提醒新加坡安全上的脆弱性,来自一水之隔的安全威胁不在我们的掌控范围中,邻国的防恐效率与合作跟我们的国土安全息息相关,而我们与邻国情报机关的信息分享程度越高,对区域整体安全越有保障。

新、马、印三国此次在会议上达致共识,有系统化地交换身份已知的恐怖分子的指纹等生物认证资料,并通过定期会议分享各方对付恐怖主义威胁的有效方案。分享防恐信息的渠道进一步巩固,将能协助彼此国家及时采取应变行动。如最近传出,在狱中宣誓效忠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的印尼回教祈祷团头目阿布峇卡的几百个追随者即将出狱的消息,提高了马来西亚的警惕心,他们担心这些人出狱后难免会有人潜入马来西亚,马国的担忧也应该是新加坡的担忧。

刑满被释放出来的前拘留者,没有人确保他们是已被改造而重返社会重新做人,或是会再次成为社会安全的隐患。马国的案例也显示,一些恐怖分子被释放后又因涉及恐怖袭击计划而再次被捕。因此,前拘留者的个人资料也应在邻国的掌握中。

新、马、印三国能否继续强化信息和情报分享的渠道有赖于三国的友好关系和建立的机制,但是,反恐的合作关乎各国的安全,不应受任何政治因素的干扰。国际间通过高层会议分享经验,深化各国之间的互相信任,巩固合作的渠道已是当务之急。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