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不拘一格优选公共部门人才

社论

2016年8月25日

阔别了20年后,今年的总统奖学金再度迎来历来第二名女性武装部队奖学金得主。除了是总统奖学金和武装部队奖学金“双料”得主,19岁的林美汕也创下了首名毕业自先驱初级学院的总统奖学金得主纪录。她不但为先驱初院争光,也为自己的母校武吉班让政府中学和德惠小学赢得了殊荣。林美汕的获奖,一方面证明这些非传统名校,一样能教育出杰出的学生,另一方面也反映了公共部门遴选人才,趋向可喜的多元化标准。

林美汕小康的家庭背景,也让其获奖深具社会意义。有别于大多数奖学金得主相对富裕的家境,她的父亲是技术员,母亲是家庭主妇。尽管缺乏中上家庭较丰富的物质条件,林美汕凭着自身的毅力与努力,同样可以在竞争激烈的环境里脱颖而出。这既表明我国唯才是举的体制依然具备活力,证明社会流动性的健康状态,也显示公共部门不拘一格,优选人才的开放格局。两者都值得国人感到欣慰并给予肯定。

社会流动性趋缓在几年前一度成为社会关注的课题,随着生活程度不断提高,一些家庭在子女教育资源的投入方面,越来越感到压力沉重甚至力不从心。低收入家庭尤其无法负担孩子的补习费用,或其他额外的辅助教育开支,使得他们在教育竞争上处于劣势。调查发现所谓名校的学生,相当部分来自中高收入家庭,更加剧了舆论对于阶层固化可能影响社会凝聚力的担忧。政府于是提出“温情的唯才是举制度”,强调要支持那些起点条件较差的人,以维系公平原则。

教育是社会向上流动的重要管道,奖学金更能提高普通家庭子弟接受良好教育的机会。作为具有指标性的奖学金,公共服务奖学金的颁发标准,所释放的公共信息无疑有深远的影响。同样关键的是,林美汕获奖所代表的意义,还在于公共服务遴选人才,正朝向落实多元化的目标。公共服务委员会主席张赞成在今年的公共服务奖学金颁发典礼上重申,新加坡未来的需求和挑战改变,国家也需要具备不同技能和视野的未来领袖。

张赞成在2013年破天荒地以公开信形式,表明公共服务奖学金得主的背景必须维持多元化,来自不同学校与背景,以避免集体思维与精英主义在体制内抬头,同时更好地应对新加坡社会更多元及更复杂的需求。他当时强调,公共服务领域需要来自不同社会经济背景的公务员,“以防产生一群缺乏同理心、只有精英思维的公仆”。为此,委员会也让更多奖学金得主到英美名牌大学以外的其他国家的学府深造,累积不同的人生历练。

小国寡民并不一定就缺乏人才,约瑟林勇夺奥运金牌就是明证。关键显然在于如何定义人才,遴选人才,让不同品质的人才都有服务大众的均等机会。小国寡民尤其要求我们不能错过或浪费人才,因此广开门路,把搜罗人才的网撒得越远,越有利于国家的未来。公共部门人才有很多最终从政,成为国家领导人。他们的出身背景越多元,内阁的组成就越有政治与社会代表性。从建设良好政治的目的而言,这也说明了在源头网罗各路人才的重要性。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