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新中关系的恒与变

社论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星期五在杭州与我国总理李显龙会谈时指出,中国高度重视发展同新加坡的友好关系。他强调,在涉及双方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问题上,应相互理解和尊重。

李总理在回应时指出,两个不同的国家,不可能对每一个议题都有相同的看法。两国必须处理这些视角上的不同,接受这些不同,不让它们影响整体的双边关系。

在中美战略竞争加剧及南中国海问题持续升温的背景下,两国领袖上述的对话,深具意义。

在南中国海主权纠纷上,新加坡不是声索国。不过,贸易是新加坡的生命线,因此确保南中国海的航行自由以及和平与稳定,符合我们的国家利益。此外,身为一个小国,新加坡一贯主张通过《联合国海洋法》及国际法规,和平解决主权纠纷。我们也欢迎美国在本区域的存在,以维持区域的稳定。另一方面,我们主张以亚细安为中心,汇聚区域的力量,维护本区域的和平。

然而,中国一些网民及媒体却将新加坡的立场解释为选边站,向美国靠拢,甚至批评新加坡“以站队的姿态增加中美之间的猜忌”。他们认为,新加坡是一个与中国同文同种的国家,理应向中国靠拢,顺从中国的利益。

其实,新加坡清楚地认识到本身是一个小国,必须广结善缘。在大国战略较劲时,新加坡根据本身的利益,做出决策,以避免沦为大国的附庸国。

南中国海的主权纠纷涉及多个国家,也是中美战略竞争的缩影。虽然国际仲裁庭两个月前对南中国海问题做出裁决,但中国对这个仲裁采取“不参与、不理会、不承认、不执行”的四不立场。因此,南中国海的问题将继续缠绕中国与亚细安的关系。新加坡目前是亚细安—中国对话伙伴关系的协调国,新中关系也难免受到这个课题的拉扯。

不过,李总理与习近平会谈时表示,新加坡希望充当“诚实的中间人”,以拉近各方的距离。其实,建国总理李光耀在中美两国之间,就经常扮演这个角色,深获两国领袖的尊重,也提升了新加坡的国际地位。我们相信,新加坡在这方面,还有许多发挥的空间。

虽然南中国海问题最近占据了许多视线,但新中两国的双边关系远超过这个课题。其实,两国在经济领域的合作,不断推陈出新。继苏州工业园区和天津生态城之后,两国去年11月宣布在重庆启动第三个政府合作项目。

这三个政府合作项目,都是走在中国经济发展的前头,发挥试点作用,以在中国其他地区复制。新加坡倡议苏州工业园区及天津生态城项目,是分别配合中国工业化及生态环境战略的要求。重庆项目则是由中方提议,反映了新加坡的城市管理及社会治理经验,继续对中国有很大的牵引力。

新加坡虽然是一个小国,但自2013年开始,已经是中国的最大投资国。凯德集团在中国就复制了八个来福士广场,而在重庆的来福士项目,开发成本预计近50亿新元。这反映了新加坡对中国经济的长期发展前景,充满信心。

中国领袖形容新中合作具有很强的战略性、前瞻性、示范性,始终走在中国同亚细安国家的先列。从苏州工业园区到重庆的互通互联项目显示,新中两国的经济合作能够与时俱进,不断地创新,也大大提升了两国的紧密关系。

然而,中国的崛起及中美战略竞争,是本区域的一大变数。但是新加坡是处在东南亚的一个独立自主的国家,有它自身的国家利益,这是永恒不变的事实。在相互理解和尊重的基础上,新中两国将能推展与时俱进的全方位合作伙伴关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