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平壤核冒险恐玩火自焚

社论

就在中国于杭州举办二十国集团峰会,向全球展现大国自信之际,朝鲜却突然进行至今规模最大的核试验,引发国际舆论的密切关注和各国的谴责。这是朝鲜自2006年以来的第五次核试验,也是今年以来的第二次。外界担心,朝鲜可能已成功实现核弹头的小型化,且不排除其核武已经达到实战部署的阶段。平壤的这一举措,势必加剧东北亚安全形势的紧张;围绕着中美在本区域地缘政治竞争的大国博弈,恐怕也将被激化。关于解决“朝鲜问题”的最终方案,或许会被迫提到台面。

国际社会循例谴责了平壤的核试验,联合国安理会着手对朝鲜实施更加严厉的制裁措施;美国及日本也表示将另外对朝鲜采取“最大限度的强硬措施”;韩国军方宣誓,将对朝鲜的核攻击采取先发制人的措施,军事打击平壤指挥中心。同朝鲜保持友好关系的中国也一如既往,除了表示坚决反对核试验,对于可能导致平壤政权动摇的国际反制措施,则持保留态度。这与北京的战略考虑有关——朝鲜的崩溃将直接引发东北边境的难民潮,并可能让中国失去在半岛的战略缓冲。

中国的这一战略顾虑至今主导了其对朝政策,尽管平壤一再罔顾中国的呼吁和利益,持续发展核武器,北京偶尔收紧对朝援助,或削减给予朝鲜在国际贸易融资的方便,基本上对遏制朝鲜核计划,则显得投鼠忌器。这种战略上的无奈所导致的拖延,无疑存在养虎贻患的隐忧。特别是在中国于国际上开展其大国外交的关键时期,朝鲜为了自保而持续一意孤行,已经对中国的外交利益造成伤害。同时,随着中国周边战略形势的逆变,北京应对“朝鲜问题”的空间也进一步被压缩,最终恐怕会失去战略主动。

虽然美国的“亚太再平衡”大战略并非针对朝鲜,平壤的核试验却提供华盛顿强化其亚太部署更大的正当性。美国在东北亚的军事同盟体系,原本因为日本政府对待二战历史责任的立场,而让中国有机会把韩国争取过来。首尔不顾美国反对,加入由中国所主催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韩国总统朴槿惠去年亲赴北京参加大阅兵,均反映中国市场对美韩军事同盟的平衡作用。但是中国对危及韩国安全的朝鲜军事冒险,包括多轮的导弹试射及核试验的“护短”,终于让美国得以乘机巩固美日韩军事同盟体系。

对比去年首尔的对中外交友善,韩国如今同意引入北京所强烈反对的美国萨德系统,中国的周边安全形势显然更为不利。这同中国无法制止朝鲜的军事冒险,有着直接的因果关系。萨德系统的部署表面上冲着朝鲜导弹威胁而来,实际上也削弱了中国的军事阻吓能力。尤其让人不安的是,作为对美日韩军事同盟强化的回应,中国被迫在战略上寻求俄罗斯的援助。两国海军选择在多事之秋的南中国海,举行与反恐无关且军事针对性极强的联合演习,让本区域数十年的和平发展氛围,隐然笼罩了冷战式的对峙阴影。

随着朝鲜逐步掌握威力和攻击性越来越强的核武器,美日韩联盟在军事上先发制人的诱因也跟着提高。中国欲保持半岛稳定的战略目标尽管依然,其所能采取的政策选项却会不断缩小。因为平壤的核武器同样对中国构成安全威胁,一旦半岛形势升温且可能失控,北京介入平壤政局的代价必然更大,而维持半岛现状的战略目标反而更不易达到。有理由相信,中国对朝应当有多项政策部署,可是平壤核冒险所引发的战略后果,正慢慢消解中国的政策选项。在这个意义上,平壤恐怕将引火上身。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