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富国银行丑闻的政治效应

社论

美国第三大银行富国银行总裁约翰·斯顿夫宣布,退出联邦储备局的联邦咨询理事会。他日前在出席美国参议院的公开听证会时,共面对五名参议员呼吁联储局不再委任他担任理事。听证会针对的是富国银行雇员背着客户,利用他们的个人资料私下开设新的银行和信用卡账号,非法向这些不知情的客户收取行政费,五年间共伪造了超过200万个虚假账号的丑闻。超过5300名雇员因此被解雇——银行共有26万5000名全职雇员。富国在9月8日宣布,支付1亿8500万美元(约2亿5100万新元)给美国政府,以便庭外和解。

尽管斯顿夫在参议院听证会上,对丑闻表示歉意,但是共和民主两党的参议员均认为其欠缺诚意。因为斯顿夫本身非但没有承担任何实际的责任,还从事件中获益——他个人所拥有的富国股值,在这五年间增加了2亿美元——更没有开除任何银行高管。相反的,负责零售业务的涉案高管,却获得1亿2500万美元的退休金。富国去年的盈利高达200亿美元,有媒体计算,1亿8500万美元的无罪罚款,仅相当于富国三天的盈利。民主党女参议员沃伦因此在听证会上愤怒地表示,斯顿夫应当以欺诈罪刑事被起诉。

富国虽然避免了政府的起诉,却必须面对股东和前雇员的反弹。斯顿夫在听证会上,被要求追讨支付给高管的巨额退休金时表示,那是董事会的决定。一家拥有银行0.25%股权的投资公司宣布,已经去信富国董事会,要求讨回高管退休金,并检讨现有的高管奖励机制,是否不当鼓励非法行为。两名富国前雇员也发起26亿元赔偿金的集体诉讼,要求银行赔偿那些因高管的压力,被迫开设非法账号而被解雇、降级或离职的雇员。有前雇员声称,他们通过公司举报热线揭露这些非法行销手段后,却被银行开除。

在距离美国总统选举投票日不到六周的敏感时刻,丑闻恐怕将有扩散的政治效应。富国银行丑闻反映的是美国政治撕裂的现实——精英和草根政治互信的瓦解。民主党前总统参选人桑德斯就指出,迫于业绩压力而伪造账号的雇员被解雇,制造业绩压力的高管却领取丰厚的酬劳。这种双重标准,坐实了美国民众对既有体制缺乏诚信的指控。这个现象自2008年华尔街金融危机以来,并没有丝毫改变,当年导致众多美国民众破产的银行界高管,至今无人坐牢。

对既有体制不信任感的持续发酵,为民粹主义的崛起培育了沃土。纽约房地产大亨特朗普之所以异军突起,打败众多共和党总统参选人,正是因为他自我标榜为体制外人选,并因此获得许多愤怒选民的认可。同理,被主流舆论视为可靠总统人选的希拉莉,却因为属于“体制内”政客,而不断被民众质疑其诚信度,在民调中一直无法获得突破。两名总统候选人将在当地时间9月26日晚上举行首场辩论会,若特朗普利用富国丑闻发起攻击,势必让希拉莉处于被动。

倘若富国银行丑闻继续延烧,精英和草根的对立感难免无法缓解。就如此前世人不能相信英国人会政治自杀,公投选择脱欧一样,特朗普入主白宫,或许也不再那么难以想象。扩大而言,既有体制精英一日没有重新建立与民众的政治互信,以英美为主的自由民主政体的危机将日益加剧。在全球面对越来越大的地缘政治不稳定性的巨大挑战之际,当前英美内部的政治危机,必然会连带产生外溢的负面影响。关注美国总统大选的人们,因此也不能忽视富国银行丑闻的后续发展。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