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网络赌博后续监控更加重要

社论

两年前,政府提出远程赌博法案时,便设定了豁免条款,一方面是要严厉打击日益猖獗的非法网络赌博活动,一方面则为合法网络赌博预留了空间。因此,新加坡博彩公司和新加坡赛马公会申请到远程赌博豁免权,并不令人意外。

即便如此,消息传出,仍然引起不少社会人士的关注。有者担心,网络赌博可能带来新的社会问题,或是更多人禁不起赌的诱惑,沾染赌瘾。也有人认为,政府一方面要禁止非法网络赌博,另一方面又为之开了一扇合法之门,似有矛盾之处。

以上的担心和疑问,可以说都在情理之中,有关当局和业者也都应予以重视,也宜加大宣导力度。但正如先前的其他与赌博以至赌场有关的决定一样,既然完全禁止网络赌博是不现实的,最终也只能从现实出发,两害相权取其轻,加以严格管控。这正如内政部所指出的,“完全禁止网络赌博只会使地下赌博更猖獗,使它更难以被察觉,进而导致与赌博相关的法律和社会秩序问题加剧。”

因此,政府在做出决定前不可能没有考虑到这些必将出现的回响。内政部是在经过一年多的审核后,才批准两家业者的申请,同时也规定业者必须做足各种防范和保障措施,这包括:网上下注,只限于业者现有的赌博项目,即万字票、多多、足球、赛车和赌马,不得推出赌场类、扑克牌性质赌博游戏;不允许透支或用信用卡赌博;用户须设置每日注入金额和投注顶限等。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两家业者虽然得到三年的豁免权,可以接受网上下注,但只限目前允许的赌博形式,这等于说让赌客可以像一般消费人一样,通过“网购”的方式下注,而不是给他们开启更多的赌博门路。此外,当局也规定,只有21岁以上者可以申请开设网络赌博户头。这一年龄的限制,应可防止青少年人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利用手机的方便涉足网络赌博。

网络赌博,是随网络科技而来的社会之恶,不加管控则必会泛滥成灾。通过网络进行的远程赌博,也可能成为洗黑钱和其他犯罪集团以至恐怖组织操控的管道。此外,网上赌博花样百出,在智能手机遍及全民的今天,不及时遏制,必将贻害和荼毒众生,尤其是青少年人。

管制网络赌博的远程赌博法令是在去年2月生效,据报道,执法当局在过去一年多来,依据这一法令,多管齐下严禁远程赌博活动,包括屏蔽网站、阻断付款及禁止广告宣传,被屏蔽的赌博网站多达数百个。尽管如此,仍然有人企图避开屏蔽登入这些网站。自去年2月以来,已有超过120人因非法上网赌博被逮捕,一些还同跨国犯罪团伙有关。警方今年在欧洲足球锦标赛期间同国际刑警组织联手展开取缔行动,逮捕了39名嫌犯,起获超过250万元的非法赌金。

上述案例说明,网络赌博已迅速崛起为新的跨国界赌博形式,全球网络赌博业正在快速扩张,有分析师估计,今年这一赌博市场的规模达400亿美元,接下来还会以每年6%至8%的幅度增长。由此可见,不及时有效管制,后果委实堪虞。

合法网络赌博已成定局,两家博彩业者在接下来两个月就会陆续推出服务,虽说管理当局和业者事前做足准备,也拟定了相当周全的防范和社会保障措施,但正如一些社会工作者所指出的,任何防范网都可能百密一疏,因此,后续监控更加重要,接下来有关当局必须严密关注事态的发展,一来是确保一切可控,二来则是确保防范和保障机制有效。而在三年的豁免期限届满时,也必须作一次全盘的检讨,让社会安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