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应对劳动力增长瓶颈

社论

观察我国劳动力市场“健康”的一项指标:“劳动力净增长”呈现急剧下降之势,已为我国经济发出警讯。

在2012年至2014年,我国劳动力每年平均增加约22万6000人,平均15万3000人退出就业市场,若把自雇者考虑在内,每年净增幅7万3000人。但在去年,加入劳动力的本地居民降至约19万1000人,19万人退出就业,净增仅700人,这个数字反映出人口结构、散工离职、一些原来的觅职者退出劳动市场等等因素对整体劳动力市场的影响。

更令人忧虑的是,这显示人口老龄化和低生育率的趋势对我国经济造成的冲击已越来越显著。

人力部长林瑞生前天在国会中透露这些数字时还指出,若不调整人力策略,只是一味地继续大量增加工作岗位,其中大多数所增加的就业机会仍需靠外来劳力填补。

由此看来,工作岗位的增加不一定是好事,这须视增加的工作是属于什么性质,其技术和品质含量是否有助于提升行业生产力和经济竞争力。

面对劳动力市场的变化,政府提出的人力策略是把重点转移到更高质量的工作。

但何谓“更高质量的工作”?首先我们得从经济发展的角度来看贸工部长林勋强前天在国会里表示,不排除我国经济出现季度性衰退的可能,但政府已做好应对的准备,其中一项是为不同行业量身打造保持竞争力的策略。

从过去几个月我国不断发出的信息来看,各行各业面对的实际挑战有所不同,人力需求殷切则是共同的困境。许多迹象已显示,劳动力净增长的持续放缓趋势,对新加坡经济的影响是多方面的。

如卫生部兼通讯及新闻部政务部长徐芳达今年6月间在一项“可持续医疗生态”座谈会上说,随着社会人口老龄化、本地劳动力增长在2020年面临瓶颈,“继续维持现有医疗模式并不断建造新医院和聘请更多医护人员,预料本地的医疗发展将无法持续。”本地医疗业本已相当依赖外来护理人员,几年后当劳动力增长陷入瓶颈时,医疗业若无法引进足够的外来人员,本地的医疗服务水平也可能下降。

又如在酒店业方面,为了应对劳动力增长放缓的挑战,新加坡劳动力发展局最近推出两项新措施,协助本地酒店与住宿服务业为员工提供更有针对性的培训,从而吸引更多人才,以应付该领域人手短缺并满足未来工作需求。但是,酒店业职位质量的提升,若无法惠及本地人,等于是我们在为别人做嫁衣裳。因此,鼓励其他领域中被裁退的专业人士转业,接受训练,加入酒店业,是一个实际可行的办法。

提高我国劳动队伍中本地生力军的增长,最根本和长远因素还是在于,扭转国人低生育率的趋势,这是跨领域跨部门的艰巨挑战。过去20年,新加坡政府大力鼓励生育,2001年推出婴儿花红,三年前推行陪产假,但在种种鼓励和奖励之下,近十年生育率都未能突破1.3,去年为1.24。

各种警讯的先后出现,标志着社会的老龄化和出生率的下降,在中短期内不可能缓和这趋势(更别说扭转)的情况下,政府的人力策略重点转向对更高质量的工作,是迫不容缓,也是一项长期工程,这个人力策略的持续性还须要得到各行各业的合作才能取得预期效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