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新澳深化双边关系

社论

到访澳大利亚的我国总理李显龙,昨天与澳洲总理特恩布尔共同见证了标志两国关系进一步深化的四项重要合作协定的签署。在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协定所涵盖的范围内,我国在澳的军事训练和军训区的发展、修订新澳自由贸易协定、创新与科学研究以及对付跨国贩毒集团的合作等四方面的协定,具有里程碑的意义,新澳表现出高度的友好与诚意的合作模式,在国际上堪称典范。

难能可贵的是,澳洲朝野对军训区的发展都给予一致的支持。可以想象的是,如果合作对象不是新加坡,这类合作肯定具有一定的敏感性。也许这正突显作为小国也有小国的好处,然而,世上又有哪些小国会像新加坡这般积极地对外寻求国防的合作。

幅员广大的澳洲能够为新加坡的军训提供所需要的空间,新加坡则承诺投入22亿元资金,所得的回报是:扩大后的澳洲军训面积等于十个新加坡之大、每年派往受训的我国军人从现在的6000人增至1万4000人、训练期从6周延长至18周、可使用的军训设施年限长达25年。我国每年在澳维持相当规模的军训人员,也必然会给当地带来不小的经济效益。两国联手发展更先进的军训设施,也使澳洲的防务受惠。

可以说,两国防务合作进一步加强,符合两国以及本区域的利益。澳洲政治领导层给予双边防务合作的大力支持,新加坡将长久铭感于心。

在经贸领域,新澳自贸协定展开第三次的修订,将扩充两国工商界的商机,加强彼此的投资吸引力。两国在经济方面拥有不同的资源和条件,合作互补的作用大于彼此的竞争,在新版本的双边自贸协定落实之后,我们可预期双边商界的交往会更加频密。

李显龙总理前天在澳洲国会上发表演说,形容两国互惠互利的伙伴关系,“大于各领域合作的总和”,强调的是两国新的伙伴关系。新、澳两国本来就很有缘分,李总理回顾了在二战期间,澳洲军队为协助保卫马来亚和新加坡,作了不小的牺牲。新加坡沦陷后,1万5000澳洲军人成了日侵略军的战俘,新加坡因此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的牺牲。后来在对抗马共,以及在印度尼西亚发动的“马印对抗”期间,澳洲军队也都参与保卫新、马的任务。1965年,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成为独立的国家时,澳洲是最早承认新加坡的国家之一,也是最早和新加坡建交的国家。所以,从传统上而言,澳洲对新加坡(以及马来西亚)的安全扮演关键的角色。1971年“五国联防”签订后,澳洲的利益跟本区域安全息息相关。

澳洲人口中虽以盎格鲁萨克逊血统白种人为主,却能跟新加坡这个多元种族的亚洲国家结下多年渊源,澳洲以实际行动证明它并没有以西方国家自居,而刻意疏远在地理上更为亲近的东南亚。反之,澳洲积极参与本区域的安全事务,明白它的前途在亚洲,所以,早在1989年,澳洲当时的总理霍克便积极推动“亚太经济合作组织”的成立。

澳洲视亚洲为其战略利益所在,而新加坡又在其中占据一个重要位置,使得两国在防务、防恐、经济发展等重要领域上取得共识,而能合作无间,这种关系有其必然的因果,但我们不能视为理所当然,还必须在更多领域开拓和经营两国关系。

在教育上,澳洲是新加坡人出国留学的优先选择之一,主要原因是距离近,语言也方便。李总理说,澳洲慷慨的哥伦坡计划奖学金,让数以千计的新加坡人在澳洲接受大学教育,为新加坡造就了不少人才。教育上的联系使得两国关系深入民间,再加上人民互访频繁,这些是珍贵的情感纽带,为两国维持长久深远关系提供了源源不绝的催化剂。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